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双鬼】安土重迁

突然想写BE了呢……
明明HE的段子都已经想好了……(倒地)
我我我,我还是去死算了(泪奔)……
架空
策姐姐你相信我你真的是我真爱!!!

――――――――――――――

        李轩最近时常做梦。

        每一夜他都梦见有一个人来找他,央求他别动他们的家,这样的人都很年轻,穿着不知哪朝哪代的服饰。他们好像认识他一样,往往一开口就是一句“轩哥”,神态语气也都熟络得很,甚至还曾有个大概只十几岁的孩子腼腆地叫他“师父”。

        而每一夜他都会迷惑地问那个人,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他们惊讶,我是李迅啊轩哥,我是杨昊轩,我是唐礼升,葛兆蓝,贾世明,盖才捷……

        明明每一个名字都很陌生,缠绕在舌尖上,却都有种莫名的眷恋。

        李轩有些奇怪,却并未放在心上,于是他们纷纷摇头叹息,道轩哥是真忘了啊,到底也是隔了百年。

        盖才捷再来那夜,少年咬着嘴唇思量片刻,说道:“这是你的地盘,要拆要翻自然随你,可至少给策爷留些时间,再过不多时日他修为便可成了。”

        李轩稀奇:“策爷?那是谁?”

        “我们现在的头儿,当初替了师傅你守着这处百年的人。”

        “他要多久?”

        “……十年。”

        ……

        李轩醒来时,窗外初秋的阳光透过乳白色的纱帘细密地铺满每一个角落,暖意中又带着这个时节独有的清冷。

        他眯了眯眼,起身。

        呵,十年。

        一把拉开窗帘,向下望去,是这座城市永不停息的车水马龙。

        十年后谁又知道这城会是怎样的光景。




        李轩不信鬼神。他妈妈曾带他去算过命,那个闻名遐迩的道士只说了一句这命数,只能是别人的劫,语气恨恨,倒是分文未收。

        对此李轩嗤之以鼻。好歹也是受着科学教育长大的,这种毫无根据怪力乱神的东西他向来不以为然。

        所以即使是梦,他也不以为意。

        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工作太过辛勤;或者去看地时被那满目的乱坟杂冢所惊吓;又或者是什么时候看过的电影电视剧……

        至于人?可能是只有一面之缘的路人,曾签过合约的合作者,高中初中小学甚至幼儿园的同学……只不过是忘了。

        若想要一个解释,简直不能再容易。




        这一夜,却是换了一个人。

        披散长发眼角斜挑白衣如雪,来人确实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可眼角的泪痣为他添了一份媚气,晶紫的双眼更将那散仙的气质破坏殆尽。

        “你是?”

        “吴羽策。”

        “――策爷?”

        妖媚的细长凤眼一瞥,吴羽策冷冷道:“别那么叫我。”

        恍惚间还记得同样的声音,带着调笑与温情,一声一声唤他“阿策”。

        只一恍惚,却已百年。

        吴羽策冷哼一声,道:“你是定要毁了我虚空?”
“虚空?”李轩一愣:“你说那个乱坟岗?”李轩刚买下一块郊区的地盘准备建别墅,听了这话仔细一想,好像确实是从买下地起他便开始夜夜做这梦了。

        吴羽策点头:“那便是虚空。”

        策爷。李轩想起盖才捷说的那句十年,看看眼前容貌俊秀的男人,含混应道:“……先等等吧。”





        那夜起,夜夜入梦的便成了吴羽策。妖媚清冷的男人不能说是个多好的谈话对象,嘴巴毒到没朋友,李轩却气不起来。

        自然。他们相处得如此自然,如同相知多年的挚友甚至是――

        李轩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他知道吴羽策也一定感觉到了,但他们都没有说。

        默契如此。






        虚空的地皮买了就不可能不动。终于有一夜,李轩对吴羽策说,明天那片乱坟岗就要扒了。

        哦。吴羽策没什么反应,淡定得就好像当初跑来李轩梦里的不是他一样。

        李轩用肩膀撞撞吴羽策:你是那里面的什么东西吧,是什么啊我把你带回来啊。

        吴羽策斜眼看他:你不是不信鬼神吗。

        如果是你我就信啊。

        吴羽策看着他忽然笑了出来。他笑起来不媚,也没什么仙气,就像初秋的阳光,温暖而又夹着特有的清冷,他说:“李轩我再告诉你一次,虚空在我在。”

        虚空亡,我亡。

        上一次对你说这话时还是应付你的委托,这一次,却是对抗你的绝情。

        李轩一愣,片刻后莞尔:“什么嘛明明是第一次说……”




        踏破虚空的楼盘开工了。

        这名字当初是李轩起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对这个名字特别执着。

        多好多霸气,李轩说。

        老板开口谁敢不从,大笔一挥名字就这么定了下来。李轩看着挖掘机推倒挖开虚空的墓碑坟冢,心想这名字现在还真是应景透了。

        挖着挖着前方突然传来惊恐的尖叫,他大步上前:“怎么了?”

        “老板你快看!”工人惊惧地大叫着,李轩看向他手指的方向,瞬间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少说十米长的白色巨蟒被拦腰截断,一旁挖掘机的铲上还沾着鲜红的血;还没死绝的巨蟒睁着一双晶紫的大眼睛扫了扫周围,看见他来了便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晶紫的眼中无悲无喜。

        几十秒后,像是终于乏了,那双大眼睛失了神采,慢慢慢慢地合上。

        又过了几十秒,工人中一个胆子较大的走上前去踢了两脚,笃定地说:“死透了。”

        ……

        李轩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阿策……”

        “……小盖……鬼王……继承……”

        “……转世……”

        “虚空……交给……”

        “虚空在,我在;虚空亡,我亡。”

        跨越百年时间,那声音在他耳畔回响,依依不绝。

        明明应该是……第一次说啊……




        “老板醒了!”工人大喊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扶着他坐起:“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李轩揉了揉额角:“还行。”

        “那这地……”

        “继续,我给你们加钱。”

        “谢谢老板!可那蛇……”

        “……埋了吧,”李轩偏过头,远远去看那台沾了血的挖掘机:“就这。”





        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可是细想又什么也没有。

        李轩远远地看着一抹白影被机器抬起,然后落入地下。他伸手揉了揉脸:果然还是应该不信鬼神的啊。

        秋风吹起,天气似乎更凉了一些,李轩裹紧身上的长风衣转身走向停在一边的车。

        而那曾一度入梦的晶紫,终究是在这扬起的风沙中消散无踪。



――――――――――――――――――――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欢迎来找作者聊人生……
以及,痴情的策姐姐也依然很帅!XD

评论(1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