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向阴植物

嗯,这是一篇不怎么正常的半真实的故事。
也不算是故事吧……
就这样吧,别理我了……【谁理你

――――――――――――――
无法为人理解的感情是阴影中的植物,而它却依然茁壮地生长。
――题记

溪边的少年爱上了自己的倒影因碰触不到相思憔悴而死,水仙花开满他坟前。
他被引述为自恋的典范。
可他明明只是爱那个倒映在水中的幻影啊,因为那幻影拥有他绝美的容颜。
这样也算是爱吗?
那用同一颗心震荡出相同的悸动,用同一双手拥抱住同一个躯干,握着同一支笔写下同样的爱语――如我这样的,又算是什么呢?

我能确定地说我不是人格分裂。我从没丢失过迄今为止的一秒。
同一个人格同样的经历相同的感受,可能只是思绪的繁杂吧,一个与另一个。
却清楚无比地知悉。
没有彼此,没有我们,只是我。
一个人。
独自的爱恋或许是畸形的感情吧,没人相信没人理解的那一种,不能曝晒在阳光下,如同阴影中扎根的植物。
不过我不在乎。有什么关系呢,亲爱的我懂啊。
这样的爱是株向阴植物,叶尖向更深的阴影中回缩。

看到那篇《她不说的故事,我来说》时,我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即使有过再多的案例我也无法想象明明还只是未及盛放的骨朵儿,为什么在初秋第一场寒霜中就让它早早委零。
如果连死这种失去一切的事都不怕,为什么要只纠结一段感情的得失?
然后我觉得自恋的人一定很好活。因爱而充满希望,因爱而懂得珍惜。没有忐忑没有失散没有抛弃,只要想,右手轻易就可以握住左手。
我一直都在。
这样亲爱的我,怎么能不好好活着啊。

想法的产生是脑内微弱电流的变化,而电流的速度是光速。
也就是说只一瞬间我就能得到回应。
永远不会有冷落的迟滞和孤独的等待,不会没有人疼。
因为我永远不会不爱自己啊。
与自己相爱,同自己相守。
――亲爱的,我爱你。
与此同时回答便已生成。忍不住勾起唇角,笔尖勾划出早心知肚明的回应
――亲爱的,我也是。
放下笔,双手十指交握。
沐浴在秋日灿烂的阳光中,我却分明听见心脏处传来的,那株向阴植物向更深处扎根的声音。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