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十厘米系列】十厘米张小花01-02

是BG!BG!BG!
原创女主!
送给别人的圣诞礼物,不出意外25号当天完结。
一如既往ooc渣文笔见谅……QwQ我尽力了……求不嫌弃……
就算大家都说用手机@不上还是要试一下@倏雨!么么哒么么哒!~

――――――――――――――――――――

01

春天是最适合邂逅的季节。

在这样的时节从梦幻的樱花到灿烂的油菜花,从初放的娇艳春桃到未及谢尽的残梅,三个月里不论是繁华都市还是田园乡村又或深山老林,必定有花在盛开。

一个浪漫的季节。

也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温雨华又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她趴在桌面上一脸哀怨地看向窗外。春风中柔嫩的花瓣依照各自的心意飞舞出它生命最后柔美的痕迹,想必一踏出门外便会有花香扑鼻。

可惜温雨华无福消受。这样的春日对花粉过敏的她太过残忍。

其实真要说的话温雨华很喜欢花,也或许是因为得不到的执念,她对不论什么花都很喜欢,喜欢到执着;然后又因为体质原因,她满腔热情都只能付诸装饰手工。

说到手工,她想起了她不久前刚网购的那批水晶花瓣。她继续哀怨:就算看不到真花做两朵假花也是好的啊……

“叮咚”

“……”

温雨华死死盯着门,如临大敌。

“谁?”

“XX快递。”

“……”有节操的快递小哥都是曹操。她万般无奈认命地拉开门:“啊――”

门外小哥扬起笑脸递过包裹。

“――啊切!”

……

曹操僵在了原地。

三秒钟后,他伸手抹了抹脸。

温雨华顿时脸涨得通红。

好容易签收完东西关上门,温雨华泪眼朦胧地拿起剪刀拆包裹。

拆包裹。

拆包裹……

然后她看到安静躺在一大堆水晶花瓣上作贵妃醉酒状的手办的时候震惊了一下。

发现这手办是男的的时候又震惊了一下。

如此柔婉的画风为何感觉似曾相识……这是新的促销赠品吗?以及……

现在的手办已经高级到能模拟出人皮肤的柔软和温度了吗?

温雨华握着那个手办,陷入了沉思。

02

张佳乐是被握醒的。

没错字面意思。其实睡相不太好的人都知道如果睡觉的时候有什么东西非主观意愿地限制你拳打脚踢你肯定会很难受地醒过来。

张佳乐就这么很难受地醒了过来。迷迷瞪瞪地睁开眼,他扫了眼四周……

……开屏有惊吓。

卧槽卧槽卧槽这什么玩意儿?!张佳乐秒秒钟清醒,瞪大眼看向沉思着的女巨人。

四目相对。

相对。

相对……

“啊!!!!!――”温雨华尖叫着下意识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

“啊!!!!!――”张佳乐尖叫着划过一个优美的抛物线一头栽回了水晶花瓣中。

温雨华惊恐,张佳乐眩晕。

疼痛是缓解惊吓的良药。被摔的七昏八素的张佳乐瞬间丢掉所有恐惧和震惊拍案而起:“你干什么把我扔出去好疼啊啊啊啊啊啊!!!――”

众所周知头部被击中的眩晕绝对不会在一秒内就消失,于是温雨华眼睁睁看着失去平衡依然不忘表达愤怒的十厘米活手办因动作过大从花瓣堆里又一头栽到了桌面上。

温雨华:……=口=|||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两人终于能坐下进行一段正常的对话。坐在桌面上的张佳乐以巨大的仰角艰难地仰视温雨华,问:“我是到了大人国吗?”

温雨华拿过一边的刻度尺立到张佳乐旁边:“自己看。”

“……”

比划一下,看着准准压在10cm刻度线上的手,张佳乐心里涌起一阵恐慌。

温雨华显然没想那么多。惊吓过后性格柔软的女孩子顿时对十厘米小人充满了好奇。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她自我介绍:“我叫温雨华,你呢?”

“啊?”张佳乐愣愣地抬头看她:“啊,我叫张佳乐。”

张佳乐。

“……”温雨华视线下移,盯住十厘米身上黑红相间的衣服。

然后她看到他胸前两个小小的字母:B,T。

……还真的是啊?!温雨华再次惊恐。这回不明所以的成了张佳乐,看着温雨华无风自乱他疑惑地眨眨眼,然后新奇地打量起这个全新的世界。

新到他可以站在书桌边上玩蹦极的世界。

张佳乐趴在桌边往下看,正巧和一只远不如温雨华巨大(温雨华:……)但对他而言依然足以构成威胁的庞然大物四目相对。庞然大物似乎对这个十厘米的活物同样充满了好奇,张佳乐呆愣地看着它站了起来,两只前爪搭在桌边。

什么?发生了什么?

不等张佳乐反应过来,金毛伸出舌头,痛痛快快舔了张佳乐一身口水。

张佳乐呆滞,三秒后,爆发:

“温雨华你把你家狗牵走啊啊啊啊!!!!――”

正低头看手机的温雨华抬头,呆滞,三秒后,尖叫:

“乐乐你放开那只张佳乐啊啊啊啊!!!!――”

“……”

看着听到“乐乐”二字顿时消停的大金毛,张佳乐心情非常复杂。

而温雨华还毫不知情地小心地捧起小小的张佳乐,眼睛眨巴眨巴满脸担忧地看着他:“乐乐你没事吧?”

“汪汪!”金毛兴奋地大叫。

温雨华:“……”

张佳乐:“……”

温雨华秒懂,张佳乐泪流满面。

泪流满面的张佳乐决定用实际行动表达愤慨。他转身登登登走到桌子的另一边蹲下,留给温雨华一个充满怨念的背影。

“喂……”难道身体变小心理年龄也会变小吗?温雨华哭笑不得,再说这条狗……

她刚想开口,忽然敏锐地听见门外传来钥匙晃动撞击的响声。

!!!她脸色骤变一把抄起张佳乐丢进水杯里扣上盖,与此同时锁芯咬着钥匙转动两圈。

金毛巡回犬改趴为立,警觉的盯着传来响动的门。

“咔嗒”一声,门开了。

门开了……

温雨华:“啊,啊切!”

金毛:“汪汪!”

听到狗叫声门开的动作停滞了,一个和温雨华有八分相似的中年妇女的头探了进来,表情是满满的惊恐。

她看到了金毛。

金毛欢快地又“汪”了一声。

温雨华:“……”

下一秒尖叫声几乎掀开房顶:“温雨华你把那条狗牵走啊啊啊啊!!!!”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