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韩鬼】宜其室家

没错韩文清×鬼刻,ooc慎入一定慎入。

cp问题不解释我就是喜欢拉郎配怎样啦(〃ノωノ)

设定账号卡身高随主,鬼刻作为女性角色带5cm高跟鞋跟加成√

——————————————————————

“你听说了吗?有一盘死亡录像带……”

“真的假的……”

……

盛春时日头还并不是很长,八点钟天就已经完全黑下来。入夜后微凉的空气悄然流动,速度缓慢到近乎滞塞。

霸图战队的会议室中一片寂静,只有房间前播放着电影的大屏幕不时传出台词与背景音乐,这唯一又不够尽责的光源将房间里每一个人的脸都映得惨白。

张佳乐动作尽可能轻地放下一直抱在怀里的爆米花桶,然后一把抓住身旁张新杰的胳膊;张新杰只是偏过头看一眼显然被吓得不轻的前辈,推了推眼镜并没有说什么;另一边还是小孩子的宋奇英僵硬着一张脸,吓得已经快扑到旁边林敬言怀里去了。

随着进度条一点点逼近尾部,惊恐之下众人的表情愈发僵硬扭曲,终于到了最后,一只苍白的女人的手从电视中伸了出来……

伸了出来……

“啊!!!!——”秦牧云尖叫着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紧接着是宋奇英、张佳乐,张新杰僵硬地坐在椅子上面无血色,右臂被张佳乐攥得生疼。

一片兵荒马乱中韩文清威严浑厚又饱含无奈的声音响起,只一句话就成功安抚了身后所有队员;整部影片期间唯一一个一直面不改色的男人头疼地揉了揉眉心:“鬼刻你别吓着他们。”

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只有那只从屏幕中伸出的手依然流畅地前进着,手臂,头顶的发旋和垂下的长刘海,发髻,颈,躯干腿脚踝直到脚尖,钻出的女鬼单手撑地一个娴熟的前翻平稳落地,高跟鞋踏在瓷砖上发出清脆的“嗒”“嗒”两声。

接着身材高挑的女子前跨一步屈膝起跳一下子扑到只比她高一点的,已经准备好接住她的霸图队长身上,众目睽睽之下对着这张著名钱包脸上的嘴唇用力亲了一下,然后欢快地说:“老韩,么么哒。”

张佳乐一个踉跄,一脚踢翻放在地上的爆米花桶。

韩文清抱着鬼刻不自然地轻咳一声。放下鬼刻,他宠溺地揉揉她的头:“怎么过来了?”

鬼刻眯起眼弯着唇任由他揉乱盘好的发髻,一副乖巧的样子:“来接你啊。”

“啪”一声会议室的灯被按亮,所有人(鬼)都偏过头看向开关的方向;各类目光中林敬言淡定地扶了扶眼镜,温和笑道:“时间也不早了,该把韩队的时间还给鬼刻了吧?”

话音刚落,其他人立刻七七八八地附和起来。韩文清理了理鬼刻被他揉乱的浅灰长发,和霸图众人道了声别就拉着鬼刻走出了霸图。夜还没有深到足以让韩文清不作伪装光明正大地在街上散步,而气温却又暖得让口罩成为徒添闷热的累赘。韩文清的声音从口罩后闷闷地传来:“下次不许从屏幕里爬出来。吓人。你还挑《午夜凶铃》最后和贞子一起爬出来。”虽然有些失真,其中责怪的意味分毫不减。鬼刻撅了撅艳紫的薄唇,带着点不甘地反驳:“因为快嘛……”不等韩文清再说话,她又说:“好啦……下次不会了。”

声音是撒娇般似真似假的委屈。

然后静了下来。鬼刻晕车,所以平日里两人一起时韩文清也就不怎么开车;又因为两人特殊的身份,他们散步回家挑的是最僻静的小路,没有都市夜里干道上纷乱繁杂的霓虹灯光和车水马龙,两人都没说话,寂静的小路上就只剩下鬼刻高跟鞋跟扣击地面发出的均匀的咔嗒声。昏黄而又足够明亮的路灯洒落一道近乎温暖的光亮,这样的光线下鬼刻素来冰冷苍白的皮肤似乎也染上些许活人的温度,只是艳紫的唇彩却吸收光线呈出中毒已深似的青黑。韩文清盯着那颜色看了一会,忽然开口:“下次换个口红颜色。”

闻言,鬼刻茫然地眨眨眼,明白过来韩文清说了什么后她“噗”一声笑出来,无奈道:“这是主人设定的,怎么可能换啊。”

韩文清沉默。又走了几步,身后咔嗒咔嗒的脚步声忽然加快,鬼刻凑上来用肩膀不轻不重地撞了他肩膀一下:“哎,不会生气了吧?”

韩文清藏在口罩后的嘴角抽了抽。伸手揉揉鬼刻已经足够凌乱的长发,他无奈道:“这点小事,怎么会生气。”

鬼刻眯着眼任由男人的手不够轻柔地揉乱发型再梳理两下,纠结的发丝被梳开时拉扯头皮传来的清晰疼痛也没能影响她饕足的笑容。事实上这样的痛感对于长年战斗的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只要……鬼刻稍稍用力捏了捏韩文清的手,在韩文清疑惑地偏过头时冲他粲然一笑。

韩文清状似毫无反应地把头转回去,交握的手却暗暗攥得更紧了些。

“哎,”等到了家门口,韩文清拿出钥匙开门时鬼刻像是随意地忽然开口:“吃撑了没?”“还好。”韩文清一面不怎么认真地回答,一面把钥匙顺时针转两圈,然后打开房门。“真的假的?”鬼刻声音里染上笑意,不老实地伸手摸了摸韩文清平坦的腹部招来一记象征性的瞪视,她笑起来:“那就再吃点?”

一打开门,蓄势已久的,不很腻又足够浓郁的甜香飞快逸出;韩文清立刻回头看向鬼刻,而一向活泼过头的女鬼这次却一脸无辜地回看他:“怎么了?”

太过纯良的表情让韩文清不自觉抽了抽眼角。微妙地再看一眼已经快要忍不住笑出来的鬼刻,他深吸口气,一脸严肃地踏进家门;在他身后鬼刻有些不满地挑了挑眉,戳戳怔在前面的男人的后腰:“干嘛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厨房没炸烤箱没爆家也没烧啊。”

确实,几乎一切都和韩文清早上出门时完全一样,除了茶几上并不很大的纯白蛋糕。没有蛋糕店常见的水果巧克力或者多余的奶油装饰,走进了却会发现刮得尽可能薄的奶油上浅浅地雕着繁复的花纹,包围着中间龙飞凤舞的“生日快乐”和霸图队徽。

“不知道你晚上在战队吃了多少,蛋糕就做得小了点,”鬼刻换了拖鞋走到他身边,少见的乖巧:“和小手冰凉学的,这个我还没尝过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停顿了一下,在韩文清的注视下她有些紧张地咬了咬下唇,“要不要试试?”

“生日礼物?”脱下高跟鞋鬼刻和韩文清的身高差立刻拉开,韩文清顺理成章又揉上鬼刻的头:“谢谢。”鬼刻抬眼看看韩文清难得弧度温柔的唇角,露出一个招牌式的灿烂笑容:“其实……这个倒不一定算是全部的礼物。”

她轻描淡写地说:“学的时候我炸了兴欣的厨房差点烧了上林苑一层楼,这个才是。”

“……”

“主人赔过了。我会去当模特还债。”

“……”

韩文清心情复杂地看着从头到尾一脸淡定的鬼刻,而鬼刻继续淡定道:“先吃蛋糕吧。”

要说的话韩文清并不是很喜欢甜食,加上鬼刻曾经在厨房鼓捣出过几场小型爆炸,事实上韩文清并没对这份礼物真正抱什么太大期待(祈祷还是有的,比如没毒)。所以当味蕾传递给神经中枢在大脑皮层形成近乎愉悦的微电流时,他再次惊讶地看向鬼刻。

看看神情微妙却依旧沉默的韩文清,鬼刻有点忐忑:“……很难吃?”坐到韩文清身边,她张开嘴:“啊——”

韩文清看她一眼,抽了把新叉子递给她。

鬼刻:“……”

鬼刻别过头做出一个悲伤的表情。

韩文清举着叉子完全茫然地看着一脸悲痛的鬼刻;看着不明就里的老韩,鬼刻心塞:“你……”

你能不能主动点……一句话哽在喉间转了转,还是咽了下去;鬼刻再次张嘴:“喂我,啊——”

“……”

主动。对于韩鬼来说这真是个令鬼伤心的话题。为什么明明是我主动还要叫做韩鬼而不是鬼韩啊?

女儿身男儿心的(划掉)鬼刻不甘心啊。

于是当半梦半醒懵懂间腰上忽然一沉时,韩文清惊醒,睁开眼,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极稀少的光亮,只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跨坐在自己身上。

“老韩,生日快乐。”人影如是说。

“……”韩文清有些无奈。出于礼貌他回了句“谢谢”,伸手触上人影的冰冷皮肤,果然,“好好睡觉,裸睡还不老实……”话音未落他手腕就被扣住压在枕边。

“?!”

黑暗中传来声极轻的笑,鬼刻刻意压低的妖媚声线慢条斯理地响起:“老韩啊……我要上你。”

凭着种族特有的良好夜视能力,韩文清瞬间瞪大眼睛的惊愕表情清晰映入眼底。

零点的钟声适时敲响。

在悠悠回荡的钟声中,黑影慢慢,慢慢地俯下身,同身下的人影合为一处。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