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碎片】借我

#无cp#

#填得乱七八糟向木心先生致歉,写得乱七八糟向男神们致歉#

◎借我一个暮年

       张新杰回房间时韩文清还没睡,保持着和他出门查房时一样的姿势端坐在电脑桌前一遍一遍做着练习,屏幕上大漠孤烟在一片落石间流畅地躲闪着前进。

        七八,七九,八十。

        动作流畅,却已称不上敏捷。

        “队长,睡觉时间到了。”

        “好,马上。”韩文清头也不回地回答。换好睡衣在摘眼镜前张新杰回头看一眼韩文清,不甚明亮的光下他忽然发现霸图十年如一的队长脊背竟已微微佝偻。

◎借我碎片

        夏仲天带着早饭到训练室时却发现邱非已经开始训练,汗水顺着少年光洁的额角滑下以几近流淌的速度连绵滴落。

        “怎么不想着开空调。”夏仲天暗自嘀咕着,放轻脚步走进训练室按下开关。

        空调开机声音惊动了少年,他姿势不变,只是说道:“不用了,只我一个人用费电。”

        夏仲天看他一眼,干脆搬个凳子坐到旁边,打开文件夹抽出文件:“加上我就不费了。”

◎借我瞻前与顾后

        同样是闷热的夏日,当魏琛拎着只有一个包的行李坐在冷气充足的候机大厅等待前往杭州的飞机时,他忽然想起几年前一个同样闷热的夏日,他拎着同一个包裹一个人悄悄离开了蓝雨,除了回忆什么也没留下。

◎借我执拗如少年

        “加入霸图,”张佳乐笑得灿烂,就好像这是第二赛季的开始,前路只有无限希望,“当然是为了冠军。”

◎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

        魔术师又或队长,二者选一。

        “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吧。”才能用这样吊诡的打法。

        ——累吗?

        ——习惯了。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肖时钦的卧室墙上挂着张装裱精致的照片,就像雷霆的粉丝们日复一日举着“欢迎回来”的横幅欢迎他,所有声音没有一句责怪,只有关切与满足。

        人数并不很多,可每一个身影都那么坚定。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叶修的脸隐没在缭绕的烟雾中,模糊的面容又一次让陈果恍惚。

        她总觉得叶修似乎总是明白的,什么都明白,从嘉世到兴欣。

        挫败时她曾有次问过叶修,“我做老板会不会太笨了?”

        那时叶修也是这样叼着根烟,看着她,目光又像是透过烟云透过她看到很远:“老板,太精明,不好。”

◎借我可预知的险

        即使险象环生喻文州似乎依然不急不慢,分不清是因为一直被诟病的手速又或早有安排。

        而下一秒,突如其来的冷冽剑光给了所有人回答。

◎借我悲怆的磊落

        当扫地焚香退卡下线时皇风公会会长关了麦嘶吼了一句“队长加油!”,身后整个办公室立刻响起同样的呐喊。

        一片整齐划一的呐喊中突兀地夹杂进一句“冠军!”,瞬间,眼泪涌出眼眶。

        “冠军!”

        “冠军!”

        “冠军!”

        最昂贵的梦想,最无望的奢望。

        所有人泣不成声。

        扫地焚香的背影在夕阳的背景中逐渐淡去,再没回头。

◎借我温软的鲁莽与玩笑的庄严

        “选择兴欣,是想要一个全新的未来。”

        海无量在操作下抬了抬手,像是和新主人打个招呼。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散,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嘿老郭,走走走送我回家先,”方世镜关上车门:“今天怎么样?没违章吧?”

        “没,”郭明宇发动汽车,笑骂,“我要再违次章驾照立马报销,你那六分扣得真他妈是时候。”*

        明黄的车穿越京城夜里炫目的霓虹,向远方飞驰而去。

◎借我一场秋啊,

        寒风中苏沐橙拢了拢围巾,轻轻放下手中被吹得已略显凌乱的白菊。

——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老实说我不是伞哥粉,但是最后还是决定不刻意避开苏沐秋。

但是我是为了写皇风才写的(坚定地)

《借我》原诗非常棒,推荐(ง •̀_•́)ง

还有七周整就要高考,作为高三的我就不能摸鱼了啊……(笑)反正也没人看就是了。

不过兄弟那篇是一定会写完的,在考完之后。

那,我们六月再见。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