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怡秀】为你钟情(一)

并不要信这么黏腻的标题(抖)听这首歌就直接拿歌名来用了。

这么冷的cp我都不好意思安利然而就这么冷还有人逆我cp!(掀)

继续单机自high,有人吃我安利吗吗吗吗吗……





        不对。

        屏幕上仍被吊在远处的林暗草惊头部炸开一朵血花,鼠标几乎下意识地轻点,在预料的位置又炸开一朵。

        有什么不对。

        声声枪响,再熟悉不过的节奏,两个人打出的射击声音和谐得却像一人独奏的打击乐曲。

        “砰!”

          一失神间准星偏离目标子弹落空,瞬间的空当中林暗草惊抓紧向屏幕飞快奔来,仍现在远处的风城烟雨则举起法杖。

        三分钟后,谁不低头血槽清空。

        舒可怡怔怔地看着角色死亡后视野里灰暗的景象,突然一推键盘站起身:“我出去逛逛。”闻言,那边仍在垂死挣扎的舒可欣索性放弃抵抗直接打了gg,然后回头看向少见急躁的双生姐姐:“要不要我陪你?”

        舒可怡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上包直接走出房间:“不用了,我一个人静静。”

        一个人。

        ……

        “扣扣扣。”

         刚退出账号卡点开网站正准备看电视剧时房门突然被急促扣响,楚云秀只好起身开门,然后惊讶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女:“可怡?”

         “队长,”舒可怡躲闪着目光有些不自在地扭了下身子,手暗暗攥紧,又松开,紧张得声音都带了丝颤抖,“你……忙不忙?能不能……陪我出去逛逛?”






        落地窗外是冬日荒凉的小径,道边深褐色光秃的枝桠不甘地直指冰冷的晴空,却仍被那片飘轻的淡蓝无情压制。

        稀疏的阳光漫散一室,说不上灿烂也并不温暖。

        模样完美的手指捻起两块方糖丢进咖啡杯,波纹未及平静又被瓷匙搅成漩涡。舒可怡神情认真地盯着流转的漩涡,她甚至觉得她看见漩涡中心的方糖在液体柔滑的抚摸中融了棱角,失了形状,点滴飞快地化进这柔滑中再不分离。

        精致的手停下了搅拌,漩涡还没停止又再度漾起波纹。停了搅拌的手将咖啡向她这边推了推。

        舒可怡突然惊醒,慌忙抬头,正撞进那手主人柔软含笑的目光中:“尝尝?”她慌张拒绝:“谢谢队长我不……”

        手又向前推了推,轻巧地塞住未出口的话。

        舒可怡嗫嚅一下,抬眼看了看桌那边浅笑的楚云秀,难得乖巧地端起瓷杯啜了一口,然后把瓷杯放回楚云秀面前:“很好喝。”

        天知道她从来不爱喝咖啡。清涩的苦包覆所有味蕾,硬是没一个体味出融化在温柔乡里的方糖牺牲的意义。

        这声夸赞确实太敷衍了些。楚云秀不在意地笑了笑,拿回杯子自己喝了一口。

        杯子再放下时,润泽的瓷白两端珊瑚与裸粉的唇印遥遥相对。

         舒可怡不自觉地抿了抿唇。

         “明天对兴欣,紧张了?”楚云秀并没注意到这样的细节。而她选择这样一个放松的环境询问,刚才对战中谁不低头太不专业的破绽确实令人不得不在意,于是她做出她认为最合理的猜想。

        舒可怡神色自然地摇了摇头。尽管是才出道一赛季的新人,她和舒可欣却是早在出道前就把自己当做成熟选手,又作为战队主力征战了半个赛季,会因为要与兴欣比赛而失常实在不太可能。这一点楚云秀自然知道,可她实在猜不出这位还称不上相熟的队友的小心思:“有什么心事?”

        舒可怡张了张嘴,片刻,又阖上。这时候的欲言又止最不好再问,于是楚云秀等了等,没得到回复,就只是如寻常般伸手拍了拍她肩膀:“放轻松。”

        侍者恰到好处地端上碟樱花芝士,楚云秀又推到她面前。

        舒可怡记得自己没点过东西,那芝士是谁点的便不言而喻。看一眼正垂着眼睫品味咖啡的楚云秀,她拿起叉子。

        如预料般的微酸回甘。

        舒可怡并不想回想起上次被队长带来这家咖啡店时的经历。那大概会是她们姐妹永远不堪回首的黑历史。舒氏姐妹并不是苏州人,那时初来乍到俱乐部特意安排了人要带她们四处转转熟悉环境,而楚云秀却主动提出和李华带姐妹俩参观。

        队长和副队长亲自带着逛街,这待遇的新人也是没谁了。

        而在路过家网吧时伪装良好的楚云秀提出和双舒2v2打一局,从来自傲的姐妹俩自然不会拒绝,四人直接钻进网吧。

        然后……

        楚云秀退出游戏后捏着账号卡对着面色苍白的姐妹笑得云淡风轻:“以你们的实力,要这么骄傲还太早了点。”

        ——三分钟内,虐杀。

        没有风城烟雨和林暗草惊的装备加持,他们只是随随便便两张小号,李华半血,楚云秀几乎满血地虐杀了默契无间的双生姐妹。

        和职业大神差距有多大?双舒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她们自认已经成熟,技术和高薪的双重加持下不由心气更高,初见队友时态度便有些傲慢。

        烟雨?虽说是季后赛常客却没进过一次总决赛,当家选手不够漂亮又过于绵软,这样的大神,形象靓丽技术高超的她们却也是不怎么放在眼里的。

        而就是这样一个她们不曾重视的大神,对她们说,要骄傲,她们还早的很。

        那时候,她们才真正端正了作为职业选手的态度。

        而紧接着出了网吧楚云秀就若无其事地把他们带到了这么个偏僻的咖啡厅,给姐妹俩一人点了份甜点,两个前辈端着咖啡,四人坐在窗边开始闲聊。

        舒可怡低头盯着被冻在凝胶里的樱花。

        她隐约记得那时楚云秀问她们好不好吃,她舀着自己的提拉米苏说很好吃谢谢队长,实际上心里却向往着妹妹面前那份樱花芝士。

        她不知道楚云秀有没有发现,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记得,只是那份樱花芝士,最终摆到了她面前。

        但这一次,她却有些食不知味。

        “可怡,”楚云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搅拌起了那杯咖啡;唤了一声,她却又迟疑了片刻,才继续说,“你找我出来,是要说什么吧。”

        说什么?舒可怡又犹豫了起来,叉子咬在嘴里含了许久,才含混不清地说出一句:“……我觉得,是不是不太对劲。”

        “什么?”

        “团队赛。”

        她看到楚云秀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还是在担心比赛吗,放轻松啊,要对自己有信心。”

        不是的,应该有什么不对的。她刚想开口,就听见楚云秀解释道:“确实咱们队新打法的取得的成绩不尽如人意,不过你和可欣还是新人,有很大成长空间,和团队配合也并不那么娴熟,以后就会好的。”

        会吗?

        舒可怡盯着楚云秀说不上太漂亮的脸,那张脸上的表情如此坚定。

        会吗?

        会吧。舒可怡压下心头隐隐泛起的疑惑。她资历尚浅,对比赛的解读远不如那些征战多年的大神。队长说会,那一定会好的吧。

        会的。

        第二天的比赛结果似乎给出了肯定答案。

        烟雨9:1大胜兴欣。

        “不要太小看我们哟。”楚云秀笑着和叶修握手。





        “走啊?”舒可欣有些奇怪地看着舒可怡向休息室外不住张望,“你这是找谁呢?”“你先走吧,”舒可怡还在寻找,“回去跟你说。”

        呀,有秘密了。舒可欣笑了笑,也没在意,留下舒可怡一个人离开。

        没有。

        一直没有。

        舒可怡甚至离开休息室在整个场馆里寻找,向少数几个留场打扫的清洁员询问,也不知道她的队长在哪。

        先回去了吧?舒可怡只能这么想着向出口走去,只是这是隐隐听到的说话声让她下意识停下脚步躲藏起来。

       “烟给一根!”她听见她寻找了好久的人没好气地说。

        然后是细碎的摩擦声和打火机“嚓”的擦火声,片刻之后,一声悠长的叹息。

        “去那边咖啡厅吧!”楚云秀说道。

        “……”

         偷听是不是不大好啊?舒可怡犹豫了一下,然而听着几人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她咬了咬牙,还是悄悄跟上。

        就当是夜宵想吃樱花芝士了。她有些自暴自弃地想。





        “……这样的阵容打法偶尔当当奇兵还可以,当主战体系恐怕就有些不合适了。”

        “谁说不是呢?”

        “知道怎么还不调整?”

        “你觉得应该怎么调整?”

        “孙亮应该打团队首发。”

        “哦,那让谁下来呢?”

        ……

        舒可怡一直以为她们姐妹强悍的技术对烟雨是巨大的帮助。

        她一直以为她们的加入是烟雨战绩提升的信号。

        她真的以为……

        真的以为只要成长,只要磨合……一切……

        “都会好的。”

        队长不是这样说吗?

        我们不是胜利了吗?

        舒可怡记得那时她不顾会被发现偷听的危险悄悄探过头,那时她所见到的楚云秀的表情。

        全然的无奈和苦涩。

        队长,你昨天的信心呢?你昨天的坚定呢?

        队长,我们的到来,竟让你这么为难吗?

        队长……






        “下场比赛如果我主动提出不上呢?”宵禁已过,舒可怡只能躺在床上在黑暗里和妹妹偷偷咬耳朵,“换孙亮前辈当首发。”

        长久的沉默后,舒可怡感到肩上散落的长发动了动,舒可欣摇了摇头:“不可能的。”

        “俱乐部不会同意队长替换你我,没有特殊情况也不会同意你自己提出拆掉咱们的组合。”

        “之所以咱们能得到那样的高价,双生姐妹的卖点必不可少。”

        “早在咱们同意的时候,烟雨的战术……

        “烟雨的战术,包括队长,包括我们自己……就已经别无选择了。”

         寂静。

         裸露相贴的肌肤,舒可欣清楚感受到姐姐一瞬间僵硬。

评论(3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