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怡秀】为你钟情(三)


迟来的更新……昨天去漫展今天去逛街回来之后难产一样的卡文……尼玛简直心痛




        “——你到底在想什么?”

        舒可怡愣愣地看着那张近在咫尺,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熟悉至极的眉眼,却是全然陌生的谴责表情。

        “你在想什么?”

        当获许继续尝试转型,终于能放下忐忑,脚步轻快地走回房间时,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迎接她的,是这样一句话。

        她怔在当场,维持着推门的姿势,眼睁睁看着双生妹妹一步一步走到面前,像仰卧在泥土上迎面压来的沉沉黑云,雷声乍起,是近乎斥责的语气:“——你到底在想什么?

        “玩命练枪体术,你是想改做近战?”

        舒可怡微张着嘴,不自觉连呼吸也屏住,于是耳中只剩下眼前两瓣珊瑚色张合间吐露的一句又一句:“别傻了姐姐,神枪手是远程角色这种事是角色设计之初就已经注定的,你以为你能改变吗?你和前辈们打近战赢过吗?

        “你这么拼命有什么用?根本就是在自虐你知道吗!

        “现在经理不知道,老板不知道,你还可以胡闹;如果哪天他们听到哪个前辈说你要转型,你以为战队会允许吗?

        “烟雨战队买的是配合默契的姐妹神枪,不是你莫名其妙转型的风险!你忘了我们当初决定成为职业选手时的目标了吗!”

        目标?

        冠军?

        被刻意压抑的阴霾一瞬滋生壮大,张牙舞爪地盘踞并扩张它原本的领地。甚至不需要时间回忆,舒可怡清清楚楚地记起就在一年多之前她们刻意营造的人生转折中自己每一分毫的秘密心思。

        职业选手?争夺冠军?为了荣耀?

        不,她仅仅将这当做一次成名的机会,她,她们想做的,怎么会只是职业选手?

        青春靓丽,强悍酷炫,双生姐妹花。

        她们存的却是少女们常会幻想的明星梦,是镜头前无可挑剔的姿颜,是追捧,名声和与之同来的滚滚金钱。职业选手?那只是一种方式,是她们用技术兑现的成名捷径。选择烟雨不仅仅是因为战队高昂的出价,为的,却更是它战队主力与高出镜率的承诺。

       连年走俏的电竞形势中顺势搭上一班更有可能一举成名的顺风车,何乐而不为?

        字字句句声声像是响在耳边,却分不清是心照不宣间神经自觉补完的反射,还是真实敲击着耳蜗的震动

        “——姐姐,你为什么要自毁前程?”

        为什么?

        …………

        低垂的眉眼,刷得纤长卷翘的睫毛在浮着星点微光的空气中颤动。

        悲伤而近乎无望的幽幽眼神。

        广告代言中分明顺滑闪亮的长发在夜里不为人知地枯萎,昏暗的灯光映出一层毛糙。

        因心力交瘁而瘦削下的本就不够丰腴的苹果肌,颌骨两侧不够内扣的棱角显得她脸型有些宽。

        些许不甘中微微抿紧的薄唇,压实在唇上已经干涸的裸粉唇膏。

        …………!!!

        黑云间电光骤闪,倾盆而下的大雨同后背紧贴的土地联手覆她满身泥泞。

        舒可怡狼狈逃离。






        楚云秀觉得最近自己房间的访客似乎莫名其妙地一下子多了起来。

        “又怎么了?”侧过身让站在门口一脸呆滞的小姑娘进来,再回头时,只看见舒可怡站在只离她一步远的地方呆呆地望着她。

        楚云秀有点??,而在她的注视下,舒可怡的表情一点一点尴尬起来。

        ……?

        楚云秀不明就里地看着神情复杂的舒可怡,后者掩饰似的移开视线,磕磕绊绊地说:“我,那个,嗯……我想换……换个宿舍。”

        “哎?”楚云秀惊讶。默契如一的姐妹花感情一向非常好,一年里甚至从来没见过两人有一丁点摩擦的迹象,现在这是……“吵架了?”

        舒可怡默然。

        “因为什么?枪体术?”得到默认般的沉默后楚云秀直接拉开刚关上的房门:“我去和她说……”

        手腕被一把抓住。肩膀一沉,毛茸茸的头用力抵在她肩上。

        “不用……”

        融在吐息里的轻叹,温热濡湿的气息呼在她肩胛,沾染上紧贴皮肤的棉布瞬间化开成一点暧昧的潮意。

        心尖忽地一颤。

        楚云秀压下心底升腾起的一丝麻痒,若无其事地继续道:“你们姐妹感情一直那么好,有分歧的话好好沟通,她会理解的……”

        “不用。”

        声音加大了些,显而易见的沙哑,舒可怡更加用力地压在她肩上,像是要这样将她钉在这里。

        于是她就这样呆立在当场。

        良久,她听见紧贴着她后背的少女重复:“队长,我想换个宿舍。”

        紧密相贴的地方,她的肩背和手腕,少女的前额与掌心,不知是谁率先渗出了点汗水,见缝插针地填补仅余的空间将两处严丝合缝地黏着。

        楚云秀费力地偏过头,只看见另一人略微凌乱的长发,在并不太明亮的灯光中显出点暗淡的光泽。

        她叹道:“一定要换?”

        “嗯。”

        别说,这种惜字如金的交流方式还真有点熟悉。楚云秀不自觉走神,有些心不在焉地说:“调个宿舍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都是队友,又是姐妹,你也不能就一直躲着可欣啊。”

        “……没有躲。”本就沙哑的声音又含进丝委屈,却依然不作一点解释。

        哎呀,这是周泽楷的节奏啊。楚云秀自认没有江波涛的惊世之才,她赶脚有点方:“那你……”

        肩上一热。

        潮湿四下飞速漫散,透进布料接上肌肤的水汽迅速在上面蒙上层薄雾。

        “……”楚云秀愣住。反应过来后她立刻慌了神:“你……”手腕一转从不再紧握的掌中脱出,她慌忙转身把原本靠在她肩上的头抱进怀里:“你不要哭啊……”

        作为回应,怀里那人抽了抽鼻子,哽出声鼻音。

        楚云秀:“……”

        她揽住她脖颈,一下一下轻轻梳理明明同自己一般高,却非要弯着腰姿势别扭地靠在她怀里那人的发,轻声哄道:“好好好,咱们换宿舍……不哭哦不哭哦……”

        “…………”舒可怡实在没忍住喷了出来,声音还带着明显哭腔地吐槽,“队长你在哄三岁小孩吗!”

       “→_→” 楚云秀直接给了她一下。

        ……

        “今天太晚了,来不及收拾新宿舍,你先跟我住一晚上吧,”待舒可怡情绪平复下,楚云秀松开她,开始安排,“等明天你看是要先和我住一起还是再收拾间房间自己住。你先回去拿两件衣服过来洗澡?”

        虽说是问句,舒可怡果断领命告退。再回来时她推开门,正看见楚云秀在铺床。烟雨宿舍是标准双人间,一个房间里放两张单人床两张电脑桌,楚云秀长年独居,另一张床虽然同样有清洁员打扫,该有的被子床单之类却都是缺的。而楚云秀大概是拿了套自己备用的,此时正弯腰牵着床单一角抖了抖,抻平。

        床单是常见的波点款,黑白的配色看着很干净。楚云秀抱过放在一边椅子上的被子铺到床上,然后抬眼去看傻站在一边的舒可怡:“还等什么呢,快去冲澡。”






       当楚云秀冲完澡出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虽说夏休期集训时时刻表并不如平时训练那么严格,单是作为职业选手,这时候也该睡了。

        不请自来的小丫头占了另一边空置许久的床铺,裹在素净波点里安静乖巧地冲自己眨着眼,这样空荡多年的房间似乎忽而就有了人气儿。

        心一下子柔软下来。楚云秀拢了拢头发,走到门口,虚按着开关回头看向早在床上躺好的舒可怡,问:“关灯啦?”

        “好。”

        啪。

        房间顿时黑了下来。楚云秀娴熟地摸上床,窸窸窣窣地躺下盖好被子,声音刚停,就听见另一边传来一句小声的“晚安”。

        舍友啊。这感觉还真新鲜。楚云秀不由笑了下,回道:“晚安。”

        于是寂静。

        “……”舒可怡闭着眼,陌生床铺的味道一丝一缕钻进鼻腔,明明该是战队安排的清洁员统一清洗时同样洗衣液的味道,她却分明嗅出贴近时楚云秀身上常会传出的香水味。

        经典款的香奈儿5号,婉约缠绵的后调。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这味道中那人的形容在眼前浮现;同样的面容也曾在妹妹质问时闪现,精致得真假不辨的细节令她瞬间心惊。

        她何时曾那么仔细地看过楚云秀,更何况只是偷听时冒险的一瞥;然而种种大概只是脑补完满而又没有丝毫违和的形象却鲜明得足以让其他真正的记忆黯然失色。

        一刹那像是被什么击中,电光火石间她似乎懂了自己莫名变化的原因;然而瞬息之后的风平浪静中她却再捉不到那抹灵光。

        她只是知道,她再不想看到她想象中楚云秀那种表情。

        认可?前程?风险?她什么都不要想,她只是单纯再不想看到那人无奈或为难。

        与之相比,就算是战队的态度,就算是从前以为会抱定终生的幻梦标的,竟然……也不那么重要了。

        目标……?

        藏在被子里的手虚握了握,温软的触感似乎还有一缕未散——

        ——第一近战神枪,

        ——常规赛落幕时那人一瞬悲伤不甘的凄楚神情——

        虚握的手一下攥实,舒可怡暗暗咬牙——

        ——以及,冠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么简单的剧情我怎么写这么长不是短篇我好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俩什么时候能好好谈恋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_(:_」∠)_然而冷cp只能自己割肉塞自己嘴里

(哭着)一点都不好吃好吗

有人能喂我策刻策楚风刻刻冰海刻的吗吗吗吗吗吗吗——(哭着磨刀准备继续割腿肉)


希望20号之前正文能写完顺顺利利七夕肝番外……(手黄再)……就算单机。

评论(2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