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怡秀】为你钟情(四)


啊……( *・ω・)✄╰ひ╯


        “李华前辈……”

        “孙亮前辈……”

        楚云秀摘下耳机时正听见双生姐妹几乎同时响起的呼唤,而被召唤的前辈们自然起身,一人领一个各自离开。

        楚云秀抽了抽嘴角,无奈叹气。原本训练结束后姐妹俩都是和她一起去食堂吃饭,结果自从吵架之后彻底开始冷战的两人居然就这么不约而同地避开了她,各自约了别人。

        好容易找到的饭友平白无故一下子都没了,楚云秀真心觉得自己超无辜。

        几天来大家也都习惯了姐妹俩反常的相互漠视,当下三三两两各自散去,只一分钟后偌大的训练室便只剩下楚云秀一人。退了卡起身刚想离开,她余光正瞥见不远处读卡器上一抹暗红。

        舒可欣,莫敢回手。

        “……”

        思考片刻,楚云秀走过去拔出卡揣进衣兜,转身走出训练室。

        “扣扣扣”

        房间门被拉开,舒可欣侧身让过通道,神色间没有一点诧异。

        于是楚云秀不由有些惊讶了:“你故意的?”她掏出莫敢回手的账号卡递过去,这回舒可欣却是真的怔住:“……我只是知道你大概会来和我说姐姐的事。”

        ……然而结果都是一样的。楚云秀内心里暗暗叹息,开门见山地问:“你觉得你姐姐转型近战如何?”

        舒可欣冷哼一声,一点不客气地回道:“扯淡。”

        ……

        当楚云秀终于回到宿舍时房间里并没看见舒可怡,套间的浴室里隐隐传出水声,应该是在冲澡。随意两下地踢掉鞋子,她光着脚踉跄几步扑到床上,只觉得再也不想起来。

        谈个话都能谈得身心俱疲,她闭着眼把头埋在被子里苦笑,舒可怡这次还真是给她出了个大难题。

        现在还只是相对来说还算好沟通的舒可欣,如果真的转型失败,不光是队员,俱乐部方面,甚至媒体舆论,需要应付的还多着呢。

        这一步险棋,着实让她觉得有些压力山大。

        水声忽然停了。浴室门打开,拖鞋啪嗒啪嗒拍击地板的声音从她左手边绕了一大圈一直响到右手边,另一边床弹簧床垫“咯吱”一声,然后是窸窸窣窣布料摩擦的声音,舒可怡的声音透过堆在耳边的棉被闷闷地传来:“回来啦。”

        “嗯……”楚云秀含混地应一声,依然是趴在被子里挺尸的样子。等了几秒,大概是看她一直没动,那边舒可怡又说:“去冲澡啊,待会水要凉了。”

        “……啊……”她不太情愿应一声,还是懒洋洋地爬起来收拾东西。另一边穿好睡衣的舒可怡早开了pad在玩游戏,关了音效对着屏幕苦思冥想。游戏是逃脱类,不拼操作不比手速,玩的就是心脏。

        自觉心干净的可怡姑娘有点小为难。

        浴室门关上,哗啦哗啦的水声再次响起。

        点击桌布撕成条状后连接成的长绳,从窗口放了下去。

        隔着墙和门混在水声中依然清晰的歌声恰时传来:“notice me——”

        被主角设计骗到楼下的杀人狂猪头男竟顺着长绳爬了上来!

        “take my hand——”

        情急之下舒可怡大爆手速点击道具里看上去唯一具有攻击力的匕首向已经趴在窗框上的猪头男刺去!

        [他躲过了!]

        尼玛啊我点中了啊!舒可怡看着提示的消息深深地卧槽。

        “everytime I try to fly,I fall without my wings——”

        又死了。舒可怡翻个白眼随手把pad撇在一边,随口喊道:“队长队长换一首!”

        歌声戛然而止。正一边洗澡一边唱得欢畅的楚云秀根本没想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嗓子。噎了两秒,有点哭笑不得地心想这丫头跟自己住了两天真是越来越放肆了还敢要求换歌,楚云秀索性喊回去:“换哪首!”

        外面那人也不知道是谋划已久还是随口一答:“忐忑!”

        “滚!”

        楚云秀这次是真的哭笑不得了,而外面刚作了死的舒可怡直接笑倒在床上。







        舒可怡确实是对楚云秀愈发放肆了。楚云秀低头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少女有点发愣:不是她湿着头发要睡觉还不想自己吹头发吗?然后?

        然后呢?

        楚云秀一手举着吹风机一手拨弄着舒可怡长发,满脸茫然。

        “哎哎哎队长近了近了烫!”舒可怡偏了偏头逃开电吹风,小小转个向换个角度又窝了回去,用意明显:吹这边。

        楚云秀甚至发现她全程根本是闭着眼睛一脸心安理得地享受。

        “……”

        楚云秀有点想踹她下床。

        “哎……去看决赛机票门票住宿费给报销吗?”舒可怡倒是不知道楚云秀在身后正谋划收拾她,而此言既出楚云秀直接不客气小小踹她一下:“还报销,想得美。”

        两天后就是兴欣与轮回的对决,烟雨全队早计划好直奔兴欣主场现场观赛,从职业选手群里看打算去现场的少说也有四五家战队,舒可怡粗略算算觉得少说能包中间一块前五排。

        等到场时第一排自然属于各路大神,蓝雨剑与诅咒霸图3缺1微草王杰希虚空双鬼之类,其他普通队员分别跟在队长不远处落座。舒可怡坐在职业选手中最靠后的第五排正怔怔地看着全息投影中帅气无死角的一枪穿云,余光瞥见身旁座椅收起的椅面被按下,她偏过头,却正看见舒可欣面无表情地坐下。

        “……”

        舒可怡张了张嘴,却仍是哑然。她和舒可欣从来没闹过太大的矛盾,也从没有过这么久的冷战。与其说是冷战,舒可怡心知,其实不如说是她在逃避。

        她莫名地改了初衷而白痴般决心铤而走险,舒可欣却太像是之前那个功利冷静的自己。

        没有谁对谁错,她却无法面对。

        “叶修上场了。”舒可欣忽然说,只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一句听起来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舒可怡一惊,赶忙将注意力收回到比赛上。

        兴欣第一个出场的是单挑记录全胜的叶修,轮回……

        周泽楷!

        舒可怡骤然绷紧!如果是周泽楷和叶修对上,那很有可能会出现……

        近战!神枪手近战!

        三分钟的静寂,叶修精巧的走位只让她觉得愈发心焦,终于,枪响!

        来了!

        暴射!乱射!膝撞!飞枪!

        三个身位……巴雷特狙击!

        “我操!”舒可怡一个不小心脱口而出,她却无暇顾及风度,而是紧张到死死抓住扶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屏幕。

        “砰!”

        君莫笑血量直下三分之一!

        “卡……”

        双重控制!“我……”操字卡在喉间还未及说出,直接淹没在下一声枪响中!

        然而……格挡!

        用格挡拦下狙击的子弹!

        僵直弹,崩山击,银光落刃……

        近战射术!

        “……”

        舒可怡彻底无言,她呆愣地看着全息投影中纠缠的两人极端距离间爆发的枪林弹雨。

        枪体术?不,根本就是枪术!

        突破职业限制,完美的近战枪术!

        舒可怡忽然脱力般整个人陷进柔软的座椅里。空调控制出的温度宜人,她却只觉得背后满是冷汗。

        “第一近战神枪,嗯?”身旁忽然传来声刻意压低的问句,上挑的尾音中卷了满满的嘲弄。舒可怡有些窘迫,嘴上却不让步:“我没说过。”

        舒可欣轻嗤。嘴上是没说过,心里想没想过还瞒得过她?舒可怡自然知道双生妹妹有多了解自己,听到嗤笑也只是沉默。

        比赛仍在继续,细碎光影纷飞缭乱。

        激烈的战斗旁舒可怡却刻意放缓了呼吸,每一次吐气都漫长得像叹息。

        只能这样了吧……

        突然,锁喉!

        君莫笑暴起!

        “咳咳……”骤变的节奏让舒可怡一口气呛在嗓子里咳了起来,她却无暇平复气息而是努力睁大泛起泪花的眼盯着不远处的屏幕!

        头槌!膝袭!肘击!勾拳!

        以血换血!

        ……强攻!

        5%对14%,君莫笑一波打掉一枪穿云!

        叶修胜利!

        “……………………”

        舒可怡愣愣地看着已然空荡的舞台,几秒前那里还是惨烈撕杀的战场。

        完美的近战枪术?

        她突然茫然起来。那样精准的射术,在她看来,甚至从前面的普通选手和大神们的表情显出,那就是无解。

        然而最终,君莫笑胜利。

        ……

       “脸疼吗?”旁边传来舒可欣凉凉的问候。

        舒可怡却真的老老实实地点头:“疼。”

        舒可欣抽抽嘴角,声音更加造作:“还想转型吗?”

        回答却仍是点头:“想。”

        “你!”舒可欣气结:“你还真想奔周泽楷去啊!”

        “……”

        舒可怡偏过头,几天来第一次这样毫不逃避地正面直视进她的眼睛。她听见面前那个最近顽固得不可理喻的人一字一句,平静地说:“因为别无选择。”

        周泽楷的近战射术别无选择,因为君莫笑实在贴得太近,他跑不开放不起风筝。

        她的转型却同样别无选择,因为已然确定的团队首发中除了林暗草惊和牧师其余三个人都是远程,而林暗草惊不是近战强打的拳法流氓剑客狂战,他是忍者。

        是她们姐妹亏欠这阵容一个近战。

        所以……

        “所以,我一定要做到。”

        嘈杂音效中传来不甚清晰却依然坚定的话,舒可欣惊讶地睁大眼睛,瞳孔间映出面容的神情,却是不管不顾的决然。






对我反悔了我回来更了。

卡着太难受了什么时候说不定就忘了好容易想到的细节(傲娇脸)

云秀洗澡时唱的是布兰妮的《everytime》,可怡玩的是《murder room》,一个我看着攻略都死活玩不过去的游戏。

不是因为我傻。真的。屏幕点不上怪我咯(doge脸)

明天之前正文肯定完结不了了(以我这个拖沓的絮叨程度章节内任务都写不完),不过番外估计会有吧……

单机并快乐着×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