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怡秀】为你钟情(六)


我流可欣小心脏突然有点戳萌点///许给枪王大大如何×××


看完肿瘤君哭着爬回来更文……




        窗外是几只喜鹊哑着嗓子的啼叫,一声一声,和聒噪成一整片的蝉鸣蛙叫纠缠成一团不堪入耳的混乱;这扇窗正对着株白桦,极挺拔的枝干堪堪将一丛苍白的绿探进位于五楼的她的窗内,沉默而又霸道地占据她视野正中的大片;而边框角落里又隐约现出一小段一小段极易被忽视的嫩绿藤蔓,或是俏皮卷翘起的芽尖,让人忍不住就想象在这窗外的整面墙上蜿蜒攀挂一整墙的,翠绿翠绿的爬山虎。


        盛夏总是这样,生意迸发得极自我,只怕不经意间一抬头就被这满眼灿烂刺伤眼睛。


        楚云秀闭上眼不忍再看这满目生机,却只觉得连呼吸间都是清爽又些微湿润的草木味。


        眼前是被灼伤滚烫的橙红,身上却是严寒中封冻的冰冷。


        她拖着归队后还没来得及打开好好收拾的旅行箱默默望着宿舍唯一一扇窗,窗内,离她两步远的是空荡许久后来莫名被舒可怡霸占的床,床上还工整摆着床上电脑桌,上面是小姑娘常用的纯白笔记本;隔一扇窗的宽就是她的床,即使许久不在也同样被收拾得干净,就像还等她今晚摸着黑熟练地爬上去掀开被子钻进里面;而窗外,不需要走过去,她清楚知道楼下左手边大约十米外是宿舍楼通向前面被白桦林遮住的俱乐部大楼的路,铺着小区里常见的灰色地砖;只那一条路,路旁的白桦林一直延伸几乎包裹了整栋宿舍楼。


        她在这里,这间宿舍里生活了近七年,第四赛季出道,到第十赛季,空缺整个十一赛季。


        而现在,这空缺恐怕只能再延长了。


        “队长,车准备好了。”身后房门被敲响,舒可欣的声音清晰传来。


        楚云秀深吸口气,干脆利落地转身开门。舒可欣就站在离门一步远的位置,见门开了,她自觉上前接过行李箱:“我来吧队长。”


        “还叫队长呢,”楚云秀不由苦笑,“舒副队该换个称呼了。”


        “……”舒可欣一时也哑然。跟在楚云秀身后走了两步,她无奈道:“姐姐真是要恨死我了。”


        “就像我不该恨你一样。”


        楚云秀脚步骤停。


        “我先去放行李。”舒可欣知趣地想走开,却被那人不依不饶地拦下:“箱子给我。”


        楚云秀一把抓住她手腕,头也不转地吩咐道:“你先帮我放下行李吧,麻烦你了。”


        舒可欣趁此机会拖着箱子匆匆离开。而她身后,同她面目相同的人却被抓着手腕禁锢在原处无法挣脱。


        又或者说她并不想挣脱。舒可怡静静地盯着楚云秀,精致的五官因不可思议与愤怒而微微扭曲。


        “你为什么要退役?”她质问,声音轻而颤抖,刚出口就碎裂在阳光中簌簌飘落


        ——“你为什么要退役?”


        ——“烟雨不是全远程了,近战我答应你了我做到了啊。”


        ——“你在远程放风筝,你放开了打想打谁打谁,近战我守着,好不好?”


        颤抖的质问变成了祈求,卑微无助的祈求,睫毛颤动着濒死蝴蝶双翼的频率


        ——“烟雨亚军了,队长,我们去拿个冠军好不好?你带我们拿个冠军好不好?”


        ——“不要退役好不好?”


        “……”


        楚云秀沉默。


        她只能沉默。解约时她却答应了俱乐部希望她承认是自己主动退役这种根本就是无理的要求所以她只能沉默。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这种方式避免烟雨步上嘉世后尘所以她只能沉默。她沉默地看着那个烟雨已然确立的未来核心眼底最后一丝希望也熄灭,看着一层水雾覆上明眸,看着那雾一瞬由轻薄到厚重最终沉沉坠下,看着那个还不够成熟的少女就这样在她面前哭得狼狈不堪。


        舒可怡哭得狼狈不堪,从眼眶一直红到双颊,肆意流淌的泪水把她从会议室跑来时颠簸凌乱的长发粘在脸上,她咧着嘴,死死咬着下唇,唇膏在刮擦间堆叠上牙齿,染红的牙齿下是被咬得苍白的薄唇。她没得到回答,所以她一遍一遍重复,在另一人的沉默中带着哭腔一遍一遍不甘地重复,队长,不要退役好不好?


        不要退役好不好?


        “……”


        楚云秀不忍地阖上双眼


        “——我……不是队长……”


        “——请问楚云秀队长退役之后是否还会继续留在烟雨战队?”


        “不,我决定要换一种人生,所以大概会暂时离开荣耀,”闪光灯中并不很漂亮的那人笑靥如花,没有丝毫破绽,“以及我想要提醒一下的是,现在烟雨战队的队长已经不是我了。”“呃……”记者自觉失言,赶忙调转话题,“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您做出退役的决定呢?”早已经重点准备过的问题,楚云秀照着念过几百遍早已烂熟于心的答案微笑答道,“虽然在国外比赛,国内的十一赛季我也同样关注,以李华和舒氏姐妹为核心的团队运转良好,甚至称得上是惊艳——”


        “——楚云秀看到了自己离开烟雨后战队展现出更具夺冠希望的崭新的风格,于是这位为烟雨战队奉献整个职业生涯的前队长毅然退役来为新生代让出前进的道路……”


        “刺啦——”


        孙亮目瞪口呆地看着就坐在面前的舒可怡面无表情地撕了手中的报纸,镇静自若地把它塞进旁边的垃圾箱然后坐回来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饭。


        不自觉打个冷颤,他不由不寒而栗。


        而现在对着舒可怡不寒而栗的又何止他一人。放眼烟雨全队,胆敢去触这个新任核心队员霉头的大概只有舒可欣一人;然而夏休集训的训练中舒可怡偏偏又严谨认真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其他事关私人生活的即使作为副队长却也不太好插手太多。


        这样很不好。即使是舒可怡自己也心知肚明。然而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训练室队员们变更了座次,鼠标键盘不知不觉间撤走一套,风城烟雨的角色再没在团队练习中出现在身后,世邀赛时已经足够空落的宿舍终于泯灭那人存在过的最后一丝证据在一窗宽旁给她只留下一个连床品都撤走的床铺而房间里唯一一座台机配件全数换做她惯用型号时,她根本无法冷静。


        一切一切,就像那样一个人从未存在过。


        于是她忍不住去回想,她从初见时的落败回想,途径清苦与微酸回甘,冒险探出头所见的悲伤神情,痉挛时残留掌心的柔软触感香奈儿5号后调余香浴室清晰传出的歌声吹风机的暖风和树莓味阿尔卑斯,一直到最后,新闻发布会后人员散去的通道里,她们不期而至的相遇。


        她失魂落魄地蹲在角落的暗影里费力仰着头,空洞的瞳孔中映着那人指间夹着的一点火光。突然发现她时那人无疑吓了一跳,火光剧烈地抖了抖。


        然后她听见那人长吁口气,吐出的称不上好闻的烟味里夹了她的名字,她说原来是可怡啊。


        她没有答话,只是怔怔地盯着那点火光,半晌,终于在要干什么的询问之后她答非所问,说我去找经理谈过了。


        那人忽然也沉默下来。片刻后,她问,经理怎么说?


        怎么说?舒可怡在黑暗中苦笑: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舒可怡不是白痴,即使不如舒可欣那般战术才华突出她也不会是战术白痴,战队不惜赔偿违约金担负风险解约楚云秀只为以她们和李华为核重新打造战术风格这样的事在明了那人突然退役的内幕后她怎么会不懂。


        正因为她懂,所以终于失去最后一丝挽留的勇气。


        她只能叹息,干巴巴地冲她说一句,对不起。


        她却听见那人轻笑起来,已然正式退役的楚云秀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着说,要继续赢下去啊。


        要连我的份一起,带着烟雨继续赢下去。


        ……


        [1000万!风城烟雨转会呼啸战队!]


        夏季转会窗刚刚开启,烟雨就投下一颗重磅炸弹。固然楚云秀退役后风城烟雨已然从核心团队中黯然退下,然而战队曾经的灵魂角色这么快就交易给其他战队,这却也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此中却也能看出烟雨重塑战队的坚定决心。完全破釜沉舟的行为被一些专业人士对比了十赛季呼啸的结构调整,然而烟雨却要比那时的呼啸明显更具优势——即使是“史上最没看点赛季”,这样全新的战术结构可行性却也是经真正实战检验过的。


        烟雨的粉丝们在最初的愕然与质疑后大多慢慢接受了这一消息,与之相反的却是舒可怡接二连三彻底崩溃性的失误。


        风城烟雨不在了。


        楚云秀的风城烟雨不在了。


        楚云秀不在了。


        ……


        她隐约想起最初,她不顾一切想要转型近战时,那时是因为什么?


        ——全远程。


       风城烟雨谁不低头莫敢回手,团队赛几乎是全远程阵容。


        所以她想让谁不低头站到前方,她想转型近战为身后风城烟雨的读条提供掩护和时间。


        然而已经不需要了。


        风城烟雨在烟雨的舞台上已然退场,留下谁不低头身后一片空白。


        ……


        记忆中细致入微的容颜再次浮现。舒可怡伏在手臂上,不知觉间已然泣不成声


        ——风城烟雨离开,谁不低头的近战枪术及枪体术彻底失去了意义。


        ——因为那是,只为你一个人的近战……





        状态奇差的舒可怡立刻被勒令调整。正好集训结束夏休正式开始,她有充分的时间整顿恢复。


        结果似乎差强人意。然而就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常规赛,烟雨遭遇呼啸战队。


        个人赛第三场,烟雨战队选手舒可怡,角色谁不低头,


        对战呼啸战队选手赵禹哲,角色——


        风城烟雨。






◎虐吗虐吗哪里虐了明明一点都不虐好吗我这么小天使怎么会虐呢(×××)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