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怡秀】为你钟情(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谈恋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满场乱跑)

请不要在意头饰能不能吸收伤害被打到破碎啥的我不知道的×××_(:_」∠)_就让它碎了,任性××××××





        “好,这一场烟雨战队派出的是风头正盛的舒可怡选手。上个赛季这位选手可圈可点的优秀表现让她在战队核心的位置上站得更加安稳,人气也同时大涨。本赛季她依然发挥稳定,不知道这位烟雨新核心在赛场上遇到前队长的角色会不会有什么惊人表现呢?”

        “哗啦”一声,楚云秀面无表情撕开一包薯片,扔一片进嘴里咔吧咔吧地嚼。

        十二赛季烟雨对战呼啸,两支重塑风格的强队对决与风城烟雨转会带来的话题性让电视转播最终敲定关注这场比赛。此时镜头正对准载入地图的两个角色,风城烟雨酒红的长发由一个金环随意束起,嵌了红边的铂金色披风在待机动作中翻卷着波浪。

        不同。如此明显地,呼啸战队的风城烟雨与曾在她屏幕上显示过千百次的那一个已然不同。

        楚云秀长吁口气。她只怕见着个面目如前的风城烟雨,这样显然的差异反而将她从将溺亡的回忆中一把捞出。

        这样想必对她也是好事。准备时间转瞬即逝,地图另一端的谁不低头立刻前冲,黑礼帽下披散的栗色长发纷乱翻飞,风衣角在脚步踏出的疾风中猎猎舞动。

        跑动中她倏地拔枪!谁不低头视角中已经出现风城烟雨身影!

        一丝犹豫也无,谁不低头抬手射击!

        “即使面对前队长的角色谁不低头依然打得很坚决!”潘林的声音适时响起,“看来这并不足以让这位年轻的选手动摇啊!”李艺博声音含笑,一副过来人的语气:“毕竟是职业选手嘛。”

        职业选手的素养。楚云秀闭了闭眼,笑容不由浸上苦涩。

        可怡做得很好。

         比她想象中更好。

        枪林弹雨与风雪烈焰铺洒整个屏幕,灵巧如猫的身影疾闪而过。

        “怎么回事!”潘林突然失口惊叫,他却顾不上掩饰而是继续叫道,“装备破碎!居然没有耐久了吗!”“是的,”李艺博声音仍算平静,“看来风城烟雨的新发饰效果是吸收伤害提供防护,但是谁不低头火力太猛将风城烟雨隐隐压制,这大概是呼啸战队始料未及的啊。”

        头饰,装备破碎。

        光影缭乱。金环应声而断。

        酒红的发瞬间散落,过长的刘海拂过他玫红色瑰丽的眼。

        镜头忽然转向烟雨选手席,屏幕中舒可欣几乎是一跃而起,望着全息投影神色慌乱。

        楚云秀手中的包装袋骤然攥紧。

        同时,枪响。

        子弹堪堪擦过风城烟雨脸颊,徒留一道血痕。






        “……”

        “喂?”

        “……”

        “喂?喂喂?”楚云秀不确定地看一眼屏幕,加大加粗的舒可怡三个字下计时已经过了7秒。

        “信号不好么……”她嘟囔着,举着手机不死心最后“喂”了一声。

        “……”

        长久的沉静中忽然哽出声呜咽。

        她顿时沉默。而另一端的人终于开口,哽咽得上句不接下句,断断续续,一遍一遍语无伦次地说对不起,对不起队长对不起我错了我输了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

        她张了张嘴,却哑然,半晌,才叹出一句:“我不是队长……”

        “……”

        两相无言,听筒中只剩下那一边漫长的抽泣,不很响亮的声音,却缠在她心上一圈一圈一圈缚紧,勒进肉里的钝痛。

        为什么会输,为什么舒可怡会突然崩溃性失误,楚云秀简直再清楚不过。

        风城烟雨。

        碎了束发金环的风城烟雨,长发飘飞顾盼间眼波流转淡然神色一举一动皆是熟悉模样。

        枪林弹雨不曾停止,再要击中他却那么难。攻击的意念与守护的执着拉扯间视角已然浮升。

        元素之力。最漫长的吟唱,她却甚至不曾发现。

        ……

       “云秀。”抽噎声渐趋平息,她小心翼翼轻唤一声,就像怕这一句惊飞了什么。另一头年长者似乎噎了下,无奈道:“没大没小。叫姐。”

        不……不能……她暗暗攥紧了拳,又唤了一声:“云秀。”

        “……”楚云秀似乎无奈了,妥协道,“……也行吧。”

        “……”

        只留下不长一段的指甲死死掐入掌心,明显又不过分的疼中想说什么却似乎因为太多而塞住。

        她想说我很想你,她想说装备破碎的风城烟雨让她想起了她于是再无法专注进攻,她想说李华和舒可欣都没训斥她,然而复杂失望的眼神却比训斥更沉重,她想说她会努力她在努力她也曾努力,她已经并且仍将试图抹消她任何点滴对她蝴蝶效应般失控的影响与作用。

        她想说,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无从开口。她无法开口。那么多铺垫最终只为顺理成章出一个却是在比赛中最终明了的她羞于启齿的目的这让她如何开口。

        最后一丝啜泣也湮灭在阻塞的屏息中。

        那人却完全不知晓她如此复杂的心思,只是看了眼时间,随口说道:“不早了,挂了睡觉吧。”

        不!她急忙叫出声:“云秀!”

        “嗯?”声音有些奇怪,大概是打了个哈欠。

        “我……想你的风城烟雨了。”

        楚云秀轻叹,“我已经退役了。”

        “……我知道。”

        “你要习惯,”她听见那人少见严肃地说,“风城烟雨是你的敌人。”

        “……”她咬了咬牙,终于还是说出那句似乎根本不搭前言的话,“云秀,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可以吗?”

        “……”

        又一次长久的沉默。

        寂静到她听着墙上挂钟的秒针磕哒磕哒地走过,沉默中流逝的时间一点一滴增加重量沉沉压在她身上。

        良久,她听见那人“呵”一声,声音冷得像冰线在不知多远外画地为牢将她准准圈在当中寸步不行

        ——那人说,“你在用烟雨威胁我?”






        手机叮叮咚咚响起来,不算熟也称不上生的特殊铃声她根本不用看来电显示就知道是她。随手举起按了接听,另一只手关掉pad音量:“喂?可怡?”

        “今晚吃什么?”那边那人显然心情不错,声线不只含笑根本都是飘的。楚云秀小嫌弃地撇了撇嘴,却又压不住扬起的唇角:“才几点啊不训练啦?好好训练晚上再说。”“这个点训练都结束了啊姐姐!”一边叫屈,舒可怡无奈道,“又看什么看忘记点了?啊啊啊公交来了晚上吃麦当劳好不好我想吃那个辣堡套餐了帮我订一份哦马上过去么么哒爱你。”话音未落已经挂断,职业选手的手速可真是一点儿都没浪费。

        楚云秀无奈地点了暂停,翻出外卖电话单。

        不久前她最终还是答应了少女交往的请求。即使一瞬出离愤怒,烟雨和舒可怡不论哪一个她却都真实地无法割舍;质问后再次僵化的沉默中她不由回想起那个曾经意气风发如今左支右绌狼狈得让人心碎的小姑娘,她有些茫然,她是把什么误以为成喜欢了啊。

        应付下后不多久她就会懂了吧,她想,这样的状态里她再经不起拒绝了。

        出乎意料的应允,舒可怡根本就当了真,最终却是楚云秀有些错愕地发现两人的生活潜移默化中已然点滴交融。

        习惯。几乎固定时间规律的早安晚安,零零碎碎抱怨和打趣一直打满字数上限得空就是一条倒是一点不嫌麻烦,每晚的视频里有一搭没一搭聊两句战队联盟或者电视剧,有时候什么都不说,隔着两个摄像头相望许久无言,却也不觉得无聊。周五时舒可怡总会跑来她这“改善伙食”,有时候外卖有时候楚云秀做饭,而质量比起战队食堂如何,两人却都不戳破。

        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块块叶片咬紧锁匙

        ——她甚至自家钥匙都给了她一把。

        “砰!”防盗门被随手带上,又推了推确保已经关好,舒可怡踢掉运动鞋:“外卖到了吗?我都要饿死了。”

        “鞋放好。”楚云秀一面说一面pad关机,再抬头时正迎上少女还带着外面风草木气息的怀抱:“想我了吗?”

        她忍不住笑起来。轻轻回抱拍了拍她后背,她坦然承认:“想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后悔了不要谈恋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熬夜写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目测下一章完结_(:_」∠)_

评论(2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