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怡秀】为你钟情(八)(完)

        店门被推开,门口悬着的瓷风铃叮叮当当地响起来。窝在门边软椅上的混血折耳懒洋洋地抬了抬眼,半眯的黄檀色上映上两道陌生的人影。

        “呀,”舒可怡有些惊讶,“养猫了。”

        咖啡店的招牌没换,店里大概是重新装修过,贴着奶黄色壁纸的墙上一扎宽的木阶高高低低钉了不少;阳台上放着几个垫了软垫的竹篮做猫窝,猫窝是空的,一边同样垫着软垫的马扎上倒是窝了一只暹罗一只孟买,相互依偎着睡得正香。

        原本猫在柜台后找着什么的店主闻言,探出头,见了两人却也不大惊讶,只如平常那般微笑着询问:“想来点什么?”

        或者说对她而言根本就是平常。店主不玩荣耀这点楚云秀是知道的,不然也不会放心大胆地常往这跑。“我要卡布奇诺。”说完她偏过头想询问一旁的恋人,视角内却没捕到身影,再回头,舒可怡正蹲着身子摸着门口蓝灰色微胖的猫顺毛,表情简直如痴如醉:“哎你看这个饼脸,是英吉拉吗?”

        饼脸像是听懂了般抬头看她一眼,撇着嘴眼神犀利表情不屑。

        店主笑起来:“是折耳啦。买它的时候以为是纯种俄罗斯蓝猫,小猫又都长成一个样儿,结果给人骗了。”

        “它好高冷啊。”舒可怡挠着猫下巴逗弄,饼脸上却总是那副雷打不动的不屑神情;冲它皱了皱鼻子,一边随口点了杯原味奶茶,她站起身,正看见旁边椅子下乖巧站着的焦糖色小博美。

        “怎么还有狗?”楚云秀也走过来,伸手把它从椅子下面抱出来;小博美倒是一点也没反抗,被放在腿上就很适应似的趴下来,窝在楚云秀怀里不动,一双乌溜溜的圆眼只顾盼间就足够惹得怀抱它那人心都酥了。

        舒可怡还是强行把饼脸抱上了腿。折耳和蓝猫混血出英吉拉视觉效果的胖猫听天由命似的也是不动,一张神情似乎愈加不屑的脸往一旁转了转,死活不和她对视。舒可怡觉得有点小心碎小委屈:“云秀你看它鄙视我。”

        心都酥了的楚云秀却哪里还有心思管她,随便“嗯”了句算答复, 她抬起博美两只前爪冲着舒可怡:“快帮我拍一张。”

        ……

        咖啡且不做评价,奶茶其实就是最寻常的口味。舒可怡摩挲着马克杯上猫的印花,托腮看着楚云秀面前顾不上喝的咖啡。形状简单的桃心拉花,却精巧对称得就算是张新杰怕也挑不出什么错。

        饼脸早连嫌弃的表情都懒得再做兀自跑掉,博美却在楚云秀怀里睡得安稳,咕噜咕噜的呼噜声隐隐传来。实在柔软的温暖让曾经也算是雷厉风行的奇女子酥得不成样子的心顿时融化。楚云秀抬头看向舒可怡,表情梦幻:“咱们养只狗吧。”

        “好啊,”舒可怡眨眨眼,笑道,“博美?”

        怀抱博美表情梦幻的楚云秀笃定道:“金毛。”

        “……你这是什么逻辑。”舒可怡无语。拿过咖啡杯丢进去两块方糖,随意搅了搅,她也不喝,只低头在杯沿抿一下,印下个清晰的唇印,然后把杯子转了半圈推回另一人面前,残留的珊瑚色唇彩正对准她方向。

        楚云秀抬头,却撞进已然称不上少女的那人灼灼目光之中,眉眼间已然隐去青涩的姑娘和她记忆中那个残影不知觉中竟不再会完全吻合。

        太久了,她恍惚想到,她们在一起是不是已经太久了,在日与周太过规律的轮回间她竟像失去了时间的感知与量度,只觉得应付式的开始还在触手可及的昨日。

        竟然已经久到足够那孩子长大了吗?

        她想起不久前烟雨与呼啸的对决中风城烟雨倒下荣耀二字后背景中谁不低头翻飞的衣角;她想起那之前舒可怡莫名其妙地就从宿舍搬去了她家占领了隔壁卧室,其剧情神展开程度有如当年她成功霸占她寝室隔壁床;她想起每个周五晚上都会围上围裙在洗碗池前忙碌的身影;她想起那个沾染着风草木气息的拥抱;她想起最初那晚她接到的电话,沉默和啜泣和道歉和——

        ——“云秀,我喜欢你……

        ——“和我交往可以吗?”

        ——“呵,你在用烟雨威胁我?

        ——“……好啊。”

        好啊。

        怔怔望着她双眼,那目光中楚云秀分明读出了近乎调笑的挑衅。

        好啊。

        ……

        她神色自然地端起咖啡,唇准准印上那抹鲜艳的残印。




        香奈儿COCO系列05号小姐,略显暗淡却足够成熟的裸粉。

        才擦去口红的唇明显干燥许多,微张开嘴,膏体触上亟待滋养的唇。

        好香。

        舒可怡神色自若地扣好口红转过头给口红主人去看:“怎么样?”

        少许压进唇里的口红抵上舌尖,缱绻的玫瑰香。

        楚云秀不答,而是不时回头看向不远处那个几乎跟了她们一路的人,眉不由蹙紧:“那个是……”

        “记者啊,”舒可怡倒是神色自然,“原来见过两回。”

        “那……”刚回头想同她商量,一瞬后脑却被托住加力按向前方,唇稳稳压在另两瓣柔软湿润的玫瑰香上。

        灯光骤闪中,楚云秀双眼倏地瞪大。

        “……所以我想大家大概都清楚了吧。”舒可怡撩了撩长发笑得坦然。而她身旁模样相同的另一人放在会议桌下的手不由攥紧,松开,攥紧——

        ——“清楚你妹啊!!”舒可欣掀桌,背景中滔天怒火熊熊燃烧,“你丫这是坑爹坑妈坑全家啊想暴露就暴露你任性啊!!!你嫌麻烦你当我不嫌战队也不嫌啊!!!!”“喂喂喂,”舒可怡无奈打断,“难道不是自由恋爱吗,关爹关妈关战队什么事啊。

        ——“顶多只是关你事而已啊。”

        舒·隐性战队外交官·可欣:“……”

        “……”李华看着黑云压城的舒可欣只觉得自己莫名躺枪城欲摧,而真正的城镇静又安稳地坐在黑云旁边君子坦荡荡。

        吓得他语文老师都复活了。(×)

        “所以……”李华有些心惊胆战地看着舒可欣,“怎么办?”

        怎么办?

        舒可欣扯出个略显狰狞的笑,咬牙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都已经暴露了,那就直接公布吧。”

       一旁的舒可怡撇了撇嘴:都已经整这么一出了,当然就是要正大光明公布啊。

        正大光明。

        ……




        @舒可怡v:谁不低头身后两年的空缺,该用你一生补偿我啊@楚云秀v

        今日15:32  来自  为你钟情的iPhone8S

–end–

◎我!tm!完结了hhhhhhhhhh!!!!(疯癫笑)

◎这是我目前写过最长的一篇没有之一像我这种懒得要死挖坑无数从不填坑的土拨鼠居然用近乎日更的频率尼玛写完了我自己都要被自己感动了!!!(你滚

◎并不成熟的一篇,cp又这么冷,原来以为一定只是自己单机的命了……没想到真的安利出去了……呢。

◎谢谢。(么么哒×××)

◎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就麻烦评个论让我看到你们的身影呗?(拍桌而起)就说这安利你吃不吃!!!

◎来自又一次熬夜写完的飒兰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