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乔王】热带水果

◎乔王群接力第八棒。彻底跑题。抱歉拖了这么久……于是会有另一个肉版的来谢罪。

◎不过开头结尾都是一样的。下一棒的太太快嗦你爱我→v→

◎oocoocooc。bug甚多。

“你……”

来不及出口的话被堵在口中碾碎在唇舌交缠间,吮吸搅动发出细小的啧啧水声经由颌骨传导听见时音量大得惊人。念念不忘的旧时光里几乎相同的温存片段自觉从发梢间钻出窸窸窣窣洒落他满身,于是他像是被洒中寒冰粉顺从一般僵硬在前任恋人并不锁紧的怀抱中。柔软的舌灵巧地钻进来,没有丝毫侵略意味地在他口腔中轻柔搅动两圈,而后将他的舌勾进另一人唇齿间怜爱轻吮。

记忆里乔一帆的吻一贯如此。如同没有丝毫企图,唇齿相依中只有满溢的温柔爱恋。那时唯一尝过这爱意的他每每都会在这柔软中沦陷,一次一次落入那人徐徐铺展开的阵中。之后会是细致精准的爱抚,愈加深入日渐契合的缠绵,一步一步环环相扣,仅剩给他的选项便是耽溺他怀中于这鬼神盛宴里溃不成军。

舌苔上传来丝丝麻痒。王杰希盯着近在咫尺那人的脸,就像这一年以来他从暗自收集的所有关于他的采访报道资料中推测的那样,昔日青涩的少年面孔在时光与历练打磨中已然丰润成毫无疑义的成人。兴欣队长,战术大师,第一阵鬼,一个又一个光环加身,仅仅一年,乔一帆距离神座,仅剩一步之距。

应该是全然陌生的一人了。然而此时环着他阖着眼勾着他唇舌认真吮吻的人恍惚间却和一年前毫无差别,就如同这分别的一年不曾存在。

如同。

脊髓深处忽然升起阵战栗。王杰希偏头错开两人粘合的唇,神情晦涩难明:“乔一帆……我们已经分手了。”

一年……一整年12月365天8760小时的孤独与近乎羞耻不曾断绝的思念,缱绻的疼痛渗骨的冰冷,确确实实地存在。

怎么可能不存在。

气氛忽而凝滞。漫长的沉寂中清晰可闻两人的呼吸声,王杰希微微颤抖着竭力保持镇静,拖长的尾音却仍不可抑制地带上颤动;他听见耳侧乔一帆呼吸不稳由压抑怒火般的粗重缓缓抻拉成漫长的深呼吸,叹息一般的呼气声中温热的水汽喷在他右耳上,一次次温热冰冷的耳廓。

良久,他听见乔一帆“呵”了声,耳廓被一口咬住,那人叼着他耳朵含混不清地说:“那你为什么回来,为什么在这洗澡,为什么肯换我之前的睡衣然后和我接吻。又为什么……现在还不推开我呢?”

潮热的气息尽数喷在王杰希耳朵里。

——————————以下清水向——————————

乔一帆是真的生气。一年前原本就是王杰希自说自话单方面提出分手,他还来不及回应人家就已经潇洒离开自此杳无音信;像是事先约好了一样母亲持续施压的同时又被升为战队队长,每天忙里忙外根本没时间做什么,找王杰希这件事就这么生生拖了一年。然后他终于找到了那个闹别扭的人,于是他附上便笺寄去了钥匙,邀那个在外面游荡了一年,狠心抛下他一年的人回家。

他曾答应他的,他们的家。

他回来了,趴在沙发上毫无防备地睡着了,模样就像一年前趴在他自己家里的沙发上;他洗了澡换上他以前的睡衣,毫不抵抗地任他拥抱同他接吻,然后,就告诉他他们分手了?!

乔一帆简直想爆粗,他现在身上内裤都是他乔一帆刚买的!

他发狠地啮咬王杰希的耳廓,一点一点,顺着形状缓缓滑至耳垂。他明显感觉到怀里的王杰希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然而即使如此,他依然没有推开他。

近乎虚环的拥抱,甚至不需要用力,一个动作就可以挣开。

他说他们分手了。

然而这样一个简单的逃离动作,他仍然没有。

王杰希只是在环住他的这双手臂间极力压制着自己的瑟缩,而任由由他说法和他再无关系的那人动作暧昧亲昵。沉默了片刻,王杰希咬了咬牙,一句话再次将这旖旎气氛破坏殆尽

——“你妻子呢?”

“……”

乔一帆终于松开他。王杰希转回头,同后退了一步的那人四目相对,声音无波无澜:“你那时候结婚了,现在怎么样?有孩子了吗?”

“……”

乔一帆咬着嘴唇,不知何时涌上的泪在眼泪里打转。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样子了。王杰希有些走神地想着,而后就听见那人颤抖着嗓音从牙缝里挤出句,“你听谁说我结婚了?”

“……”

王杰希惊讶地瞪大眼睛。

一瞬间两人都明白了。

一年前不知内情的乔妈妈给儿子相中了一个姑娘让乔一帆回来看看,乔一帆和王杰希商量过就带着人去见了家长。事情完全超出乔妈妈预料,惊讶之后便是两人意料之中的阻拦。

只是他们没想到力度会这么大,乔一帆干脆被锁在家中禁足,而王杰希,则直接和那个姑娘见了面。

在乔妈妈的安排下。

女孩子明显什么都不知道,聊过几句后王杰希知道乔妈妈给他安排的身份是乔一帆的好友,于是女孩子顶着羞怯和他聊起乔一帆时,她清秀的脸上是满满的爱恋。

“多好的人啊,我希望能照顾他一辈子。”

女孩子长得惹人怜爱,性格也好,一眼便知日后一定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王杰希回忆起他和乔一帆在一起的这些日子,却分明是乔一帆迁就顺应他更多。

从饭店回宾馆后他收到了条短信,不太长,来自再没现身的乔妈妈。

王队长,我知道你,原来一帆就是你们队的,他一直很崇拜敬仰你。一帆还小,未必分得清什么是憧憬什么是爱情;而同时作为一个母亲,我更希望我的孩子走一条平坦的康庄大道,我想你妈妈也是一样的。

王杰希按灭了屏幕。

进门时在看短信没来得及开灯,此时一室黑暗里他呆愣一般坐在床沿目光发散在空气中。他恍惚看见乔一帆笑得青涩穿着微草队服向他走来,看见乔一帆闭着眼微笑着凑过来吻他,看见他们曾走过琐碎的日子,然后又看见今天刚见过面乖巧的女孩,和神情痛苦的乔妈妈。

王杰希叹了口气。

抽身离开的决定并不难做。他从来对自己自虐一般冷心冷情的冷静。那个姑娘适合乔一帆。他几乎不用思考就得出了结论,两个都是温和纯善的,如果在一起日后一定能过得美满温馨。

他发出条短信,然后抽出电话卡随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自此别过吧,乔一帆。

……

我爱你。乔一帆。


“……”

“……”

乔一帆和王杰希大眼瞪大眼,大眼瞪小眼。

良久

乔一帆扯出个近乎狰狞的笑容:

“王杰希……我真想一榴莲砸死你个傻逼。”

极难得地爆粗。乔一帆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因为这种原因,这么随随便便离开一走就是一年?

他收紧双臂将人牢牢抱住:“好歹……也对我有点信心啊。”

最初得知分手时他差点愤怒之下答应和女孩子订婚,但最终他还是不忍再拖累一个无辜的人。

他心太小,住了一个,就再容不下别人。

“……好,”王杰希少见乖巧地埋在他怀里,声音闷闷传来,“我傻。”

乔一帆噗嗤一声笑出来。他偏过头,去亲吻失而复得那人的脸颊:“但是不管怎样……我都爱你。”


◎肉版明天写,从分割线以下开始剧情进展各种不一样。

◎肉版的重点才是热带水果!清水版里……就是那个砸王队的榴莲(一脸懵逼)

◎就这样

评论(1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