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吴羽策】鬼刻神劖通有几


◎无cp,混乱ooc私设多,慎入。

◎依然本体梗。吴羽策贞子体质李轩破面李迅南瓜灯盖才捷饕餮虚空全员基本都是鬼,王杰希巫师。

◎提前祝策爷生日快乐!

#

吴羽策站起身时刚结束训练的众人还在笑闹,平常的欢乐样子,他却隐隐体味出点恶作剧狡黠与期待的意味。见似乎一时半会没人有要起身的意思,唯独站起来的他随口招呼了一句“我先走了”,收好卡再抬头,却见整训练室的人都中了僵直弹似的呆愣在当场动也不动,只表情呆滞地看着他。

果然。吴羽策挑了挑眉:“怎么了,都这幅表情?”

“……”寂静片刻,李轩咽了咽口水,率先开口,犹豫道:“你今天……不走玻璃了?”自从吴羽策本体觉醒贞子体质可以经由玻璃自如来去,虚空众人已经不知道多久没见他从训练室房门正经进出了;其他时候突如其来这一下也就罢了,但今天……呵。吴羽策勾了勾唇角,牵连眼下泪痣一动:“平时总嚎着我仗着体质耍赖,好容易今天准备自己走两步还不行了?”“怎么会,”李轩干笑两声连忙扯开话题,“那你快去吃吧,是不是饿了,今天食堂大妈说做灌汤包呢去晚了就凉了……”

那你们怎么不动?吴羽策也不说话,只斜着眼瞥他一眼,半敛的眼抿出的细长眼尾微微上挑,生生氲出半缕媚眼如丝的风情。

这是要翻天啊。李轩心里叫苦不迭,面上却还是干笑着目送那个似笑非笑的离开训练室;再回头时,只见除了那个刚走的,剩下的全队队员脸色都苍白得像见了鬼。

不对,就是见了鬼。

“夭寿啦副队放大招啦!”离得最近的李迅抖了抖嘴唇,叫出这么一句;李轩却顾不得安慰被吴羽策故意散发的女鬼气息惊悚到的队友而是一把抄起手机拨出个电话:“王队!计划有变!”



今天队友们有计划其实并不在吴羽策意料之外。虽然大清早一来就已经听了祝福收了礼物,但想起上次李轩生日毫无防备的寿星被架着让现出本体的盖才捷一口吞进肚子里最后开了黑腔才出来,吴羽策非常肯定前方一定有高能反应在等着他。

真汉子从不惧怕任何挑战。吴羽策挺胸抬头昂首阔步气定神闲走向食堂。

然而另一边食堂里李轩他们却乱成了一团。王杰希幻影移形直接抵达食堂两个咒语放下挨个悬空立在玻璃门前一步远半空中吴羽策身高位置的蛋糕,虚空众立刻端着左躲右藏想找个好位置好趁正主不备率先袭击;无奈食堂大门都是玻璃的,能供藏匿的也就那么几个位。一阵乱糟糟兵荒马乱之后才反应过来的唐礼升一手一个蛋糕看看两边走位神速卡位精准的队友欲哭无泪:“说好的保护牧师呢!”

盖才捷一口吞下捧在手里的生日蛋糕,一边舔着粘了口周一圈的奶油一边含混不清地说:“反正同队伤害豁免,副队也伤不着你。”



伤害豁免那是屁话,李队一把斩魄刀要真是没点杀伤力威慑一群小鬼还不得翻了天。现在看似纯洁无害的虚空正选论起本质除了真.无害的李南瓜灯迅和霸图来的贾世明其他可都是个顶个的凶灵,约好了一起现真身分分钟就是场百鬼夜行。

对这南瓜灯还是玩刺客的,就喜欢一击必杀那种。虚空这还给不给人留活路。

唐礼升无法,只能捧着蛋糕战战兢兢地站在大门前,隔着贴了红字的玻璃门望向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天色中的景致;食堂的灯明晃晃地照在玻璃上,映出屋内的情形分明比外头要清楚得多。这明摆着就是要露陷啊。唐礼升还在绞尽脑汁思考对策时明晃晃映着他模样的玻璃里突然闪进个身影。

似乎眼前一花,同样暗色的窈窕身影就顶替了他倒影的位置,模样分明相熟的女子勾勾唇角冲他邪魅一笑,暗影里一双瑰紫的桃花眼亮得唐礼升心脏都停跳了半拍

——“鬼,副队,队长救命啊!!!”

唐礼升飙泪回头狂奔一把撞倒及时出现前来支援的李轩,两人踉跄中他一个顺手俩蛋糕就糊了队长满身满脸。

狼狈倒地的李轩:…………

而吴羽策恰巧适时出场,一推开玻璃门就见到一团乱遭的现场;他怔了一下,不明就里:“怎么,今天不闹我,改收拾李轩了?”

李轩:…………………………

伸手抹下糊在头发上的蛋糕渣和奶油随手甩到吴羽策脸上;李轩无奈心道:好吧,甭管谁过,我就是和生日有仇。


下一秒就被甩一脸奶油的吴羽策脸色一沉:“李轩,来战。”

这是真的要翻天。李迅十几个蛋糕不是白买的,进肚子的没几口,倒是都让众人贡献在了脸上身上。李轩仗着破面战力强劲走位风骚硬是躲开了吴羽策大半攻击,而失了准头的蛋糕奶油水果大多顺理成章糊上一边来不及逃开的众人。反正也是要折腾到最后干脆一场乱斗,吴羽策1v6不敌败下阵来被盖了满身的蛋糕,最后毫无防备被盖才捷一口入腹。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盖才捷打了个嗝又把清理干净了的吴羽策吐了出来,然后满脸委屈地控诉:“你们浪费食物!”

“………………”

吴羽策捋了捋沾满饕餮口水的头发,咬咬牙扯出个狰狞的笑容:

“小盖,很好。”



最后灌汤包到底还是重新热了遍。围着一桌子平时难见全的好菜众人乱哄哄坐下,刚要动筷子时李迅突然叫道:“完了刚才副队还没吹蜡烛!”几人一愣,再看看一桌子中式饭菜,李轩无奈道:“这也没法补了啊。”

那边盖才捷不声不响地摸出包生日蜡烛,一伸手,快准狠插进中间水煮鱼的鱼肉里。

众人:“……………………”

不愧是传说级凶兽,果然是与众不同的生物。

沘去辣椒的红汤上漂浮的鱼片上每个插上根蜡烛,不到数目却也不能再强求。静默中吴羽策注视着荧荧跃动的烛火微微出神,片刻后他微俯下身,和早准备好的几人一齐吹熄了所有蜡烛;欢呼和掌声中李轩生日歌起了个头,紧接着却淹没在众口一词跑调的谴责中。

乱哄哄跑调到天际的生日歌里吴羽策忍不住笑出来,最近才出现的两个梨涡浅浅现出;他视线不经意扫过下方正映出他模样的汤面,倒影中眯起的眼眸是锆石般晶亮的瑰紫。唱完生日歌一群早饿成狼的青年二话不说直接开资,交错的筷子中他准确从盖才捷那双上抢下块肉,冲着委屈的后辈挑了挑眉;紧接着筷尖一送,已经被李轩截胡。

飞快塞进嘴里,他看见搭档鼓着腮帮子冲他小孩子似的得意地笑。

——鬼刻,双鬼,后辈,虚空。

他少见舒展出个微笑,再伸筷子去和贾世明杨昊轩去抢最后一个灌汤包。

——这样很好。

——即使不再是人类……也很好。



等吃完出来时已经入夜。吴羽策掏出手机,屏幕一亮只见一排未接来电,少说七八个,都是同一个号码。刚才吵吵闹闹实在没注意。他赶忙打回去,响了两声后一接起他喊了声“妈。”

“是我,”电话那边传来声男声,“你妈在给你下面呢。”

“哦,爸,”吴羽策看了看手表,觉得时间还够,就走向俱乐部门前不远的公交车站;那边吴爸爸还在说:“这么晚了还在俱乐部?用不用我开车接你去?”

“不用了,”他看了看,远处拐角暖黄的路灯光线中亮起两簇亮白的光,“我坐公交回去就行。”

“那好,这么晚了你早点回来。”吴爸爸交代一声,又问,“你妈问你面想吃什么口味的?”

其实晚饭时吃吃闹闹里他已经吃得很饱了。吴羽策揉了揉肚子,寂静的夜中唯独响着的车发动机低声嗡鸣的背景音中他想了想,说:“要吃清汤的,窝个荷包蛋。”

“好,我去和你妈说,你快点回来。”“嗯。”他应一声后那边就挂了电话。公交车恰好停下,一阵泄气声中打开车门。

吴羽策拢了拢围巾确定遮好半张脸才上车,捏在手里的硬币投进去,叮叮当当音效声似的几声脆响。最后一班公交车人并不很多,他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偏过头,容貌日臻精致的男人脸已经替换成了女子;鬼刻同他偏头的角度都不差分毫,半透明的倒影一般头倚在玻璃车窗上冲他柔软地微笑,从来凶煞的瑰紫色眼乖巧地眯起;她做出口型,一个一个刻意放大的动作,一句话无声地传达给他:

主——人——生——日——快——乐——

吴羽策忍不住也微笑起来,揣在大衣兜里的手摩挲过账号卡几年间布满细小划痕不再光滑的卡面。

“……谢谢。”

公交车在昏暗的夜里微微颠簸一下,低声哼鸣中带着舒适的震颤向远处平稳驶去。



◎熬夜傻属性再启……不要问我是什么鬼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以后有时间有精力大概,会……修吧。

◎……不过其实感觉是没救的。

◎不过就算渣我对策爷也是真爱!(づ ̄3 ̄)づ策爷么么哒!(鬼刻红莲天舞插头。卒。)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