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乔王】第三年的见异思迁01

不会写文了(doge脸)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

剧情和题目关系不大。并没有出轨!……只是觉得这蛋疼的歌还挺配这个蛋疼的剧情的。

 

*

和往常一样,乔一帆打开家门时,面对空荡黑暗安静得惊人的房子,他并没有感到惊讶。随手拍亮玄关的灯,坐在门口换鞋时靴底一路踩回来又没在门外垫子上蹭干净的残雪在屋里暖气的温度里迅速融化,滴答滴答落在门口;乔一帆有些不耐地抿了抿唇,还是赤着脚踩过昨晚才拖过的地板啪嗒啪嗒跑去洗手间拿了抹布回来擦干净。屋子里装的地热,今年暖气给得很足,从脚底蒸腾而上的暖意给人一种近于人体温度的错觉。如同虚假的另一人的陪伴。

此时已是傍晚。乔一帆就职的公司常常会留员工加班,资质尚浅又家中无事的乔一帆自然当仁不让。其实他对此也不甚在意,毕竟回家后左右也不过是自己一个人,在惯常的沉静中搜肠刮肚找些什么来消磨时间。

而另一个应该出现在这个房子和他消磨过时间里的……现在大概连想起他的时间都欠奉吧。

乔一帆无奈扯动下嘴角摇了摇头,又觉得一个人颜艺有点傻,就收拾好表情默默开了电视。因为前职业更因为另一人的原因家里的电视常年锁定电竞频道,此时正是中美荣耀友谊赛团队赛开场前10分钟,担任解说的韩文清和苏沐橙正为观众做着最后的两队队员解说;大概是因为化妆或者灯光,曾经闻名联盟的钱包脸此时看来竟然有几分柔和,而苏沐橙从来被岁月和上天眷顾的容貌也染上了些许成熟的风韵。

乔一帆看了看时间,去厨房端出泡面。现在的国家队,不如说整个联盟,与他同时代的都已经寥寥无几;几个月前高英杰刚宣布退役,国家队里称得上相熟的只剩下卢瀚文;同他年龄相近的大多也已经退隐,现在在国家队外还活跃在一线的,大概只剩下孙翔和安文逸了。

大屏幕上广告倏地熄灭。乔一帆咬断面条抬头,正看见两队开始进场前握手。即使电视转播甚至现场都不可能看见那人,他还是目不转睛认认真真地盯着电视,就像要从大屏幕上滚动的字幕硬生生看出那人的容貌。

终于,美国队团队频道里出现了第一句话。

半秒后中文释义出现在屏幕里。

乔一帆没去关注解说说了什么或是现在双方何种阵型何种安排。他只是盯着那行翻译,隐约记起上面似曾相识的单词好像是当初折磨得王杰希死去活来的其中之一。那段睡前的余韵里半夜半梦半醒时都能见到那人翻书确认词义的日子简直不要更噩梦。

团队频道里指示渐渐开始滚动。双方遭遇,美国队飞快发出的战术安排后总有行莹绿的释义追击似的萦绕不散。

没有为什么且一如既往地,乔一帆就是且仍然觉得王杰希翻译时中国队,必胜。

 

 

中国队最终以两个人头分的优势结束了团队赛。荣耀世界频道上偶尔滚动条庆祝的消息,更多人却还是各忙各事。作为已臻成熟的运动项目,荣耀近年来各国联合赛愈来愈多,除了IGC这样真正意义重大的大型赛事外其他比赛玩家们大都已经不甚在意了。乔一帆上线时正赶上赫辛城下水道之王路卡修刷新,55级野图boss,称不上多稀缺的存在。秉持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为组织发光发热的想法乔一帆还是操纵着自己满级的小阵鬼往传送点跑去,只是才到地方,指挥意料之外又绝对熟悉的声音惊得他顾不上攻击boss而是立刻转换角色视角奋力寻找。

从清越到成熟听了十几年的声音。安文逸。

待boss被击杀后乔一帆立刻私戳基本确认了的牧师:怎么上网游来了?怕牧师无视,他又赶忙加了句:我乔一帆。立刻从qq安文逸那边发来了视频邀请,乔一帆点开对话框,睡衣上没戴眼镜睡眼惺忪的一张脸。

与长得可怕的职业寿命相应的是安文逸还有一张看着比他们都要不显老的脸。即使出道时年龄不算小,已经在荣耀战场上征战十二年的他和那些十三四赛季出道的孩子一起站在舞台上时丝毫不显年纪,如值当打之年仍有余裕。即使不说,暗地里乔一帆有时还是会羡慕他如同停滞岁月的容貌和状态。打开摄像头,乔一帆笑着冲那边打个招呼:“晚上好啊文逸。”

“晚上好,”安文逸打个哈欠,咬字有些模糊,“上了刚才怎么不见你冲在一线,划水自重啊。”“得了吧,”乔一帆笑起来:“不就是个55级野图,有你指挥都嫌资源浪费的。还说我,你没事上网游干什么?冬休还没到啊你状态还要不要比赛还打不打了。”

安文逸还是那副快要睡着的样子,低低地笑起来:“不打了,一大把年纪了也该停下了。”

“……”

乔一帆怔住。仅是玩笑的一句,他没想过真会得到肯定回答。

“决定了?”

“嗯。”

安文逸深思熟虑后决定好的事极少会改,而他说出口的决定十有八九都已经考虑周全。这一点倒和他偶像学了个十成十。乔一帆早知道他性子,即使确实觉得他状态良好不至退役也不好多说。于是两边一同尴尬地安静下来。片刻后那边安文逸轻笑一声:“怎么还不睡?王杰希不管你?”

你故意的吗?乔一帆失笑:“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忙,刚才中美友谊赛没看?”笑过几声,那边安文逸半真半假地开玩笑:“你多久没见过他了?不劝劝他回来?”

眉尖不自觉抽搐一下,乔一帆低声道:“毕竟是联盟急需的正经工作,不好打扰他。”

他知道王杰希有多忙,有关此事甚至联盟主席喻文州亲自来找他谈过。即使形式规模确实大体已经称得上成熟,荣耀联盟诸多软件设施依然存在欠缺,翻译便是其中一项。日益增多的国际赛事对荣耀翻译的要求愈发紧俏,与此同时大量的专有词汇以及对荣耀相关游戏知识的要求又限制了荣耀翻译数量增长,并且仍然不时被舆论困扰的电竞行业和谁也不知道最后能走多远等等原因让更多高等教育出身的人不愿涉足。不知道是不是前瞻性太强,在这个问题完全暴露前王杰希和张新杰楚云秀退役后各自报了补习班参加高考,而后考上语言类院校分别学习英语德语和韩语。

很快联盟广招翻译类人才,早做好准备的三人提前毕业顺利上任,至今仍是联盟翻译的中流砥柱。然而与重要性相对的就是巨大的责任和日益繁忙的工作,王杰希开始频频辗转各国,直到现在一年里几乎一半时间回不了国。

而乔一帆,退役时为了照顾当时仍在国内但工作已渐繁忙的王杰希他婉拒兴欣其他职务的邀请离开杭州回到北京,自此成为皇城中最庸碌平凡的一个,日复一日不过是电脑间对着办公软件录入打印或是给前辈们做些无关紧要的跑腿活。一生大抵流光溢彩最跌宕激昂的一段被时钟指针远远落在身后不抵风沙飞速蒙尘。他不再是别人口中作为经典口口相传逆袭的小透明也不再是带领兴欣再登巅峰的一队之长,他成为最平凡最本源的乔一帆,唯一定义给自己的身份,是王杰希的恋人。

突然敲响的落地钟惊醒还在神之领域闲逛的乔一帆。他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打个哈欠按亮手机。中国时间已是凌晨,收件提示上明晃晃王杰希三个字:

睡了吗?中国队赢了。

收件时间是几分钟前,大概是才结束工作刚能松口气。乔一帆关了电脑,走回卧室时回信:马上睡,今天也很忙吧?注意身体啊,按时吃饭,早点睡觉。

深夜里北方冷地彻骨,即使开着暖气单薄的睡衣也抵不住寒意。关了书房灯后仅剩手机屏幕亮光的屋子安静得听得见耳中残余电鸣音的幻听。

好。国内都凌晨了,快睡吧,晚安。

嗯,晚安。

乔一帆倒在柔软的双人床上,踢掉拖鞋,蹭进早上没叠的被子里。手机被随手扔在床另一边将坠未坠。

不自觉打个嘚瑟,他枕在右边的枕头上,在微凉的空气中伸出左臂,平展

环抱虚空。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