沨失踪人口玖

消失了。呢。

【乔王】第三年的见异思迁02

  ……感觉越写越垃圾好想弃然而有大纲感觉弃掉好可惜的样子

……以及我连肉都不会写了orz一点都不好吃。

*

或许是因为前一天少见想得太多,这一觉乔一帆睡得不大安稳,醒来时还带着点做梦似的恍惚;昨晚睡前忘了拉窗帘,还未睁眼时冬日清晨冷冽的阳光就透过眼皮直刺眼底,乔一帆呻吟一声,还是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

这一天应该说与往日没什么不同。匆匆敷衍过的早餐,拥挤的地铁和电梯,乔一帆在11楼挤出电梯看着表一路小跑卡着时间打了卡,再回到挡板围成的狭小空间中。

工作在昨晚加班时已经差不多完成,今天就清闲到足够放纵他胡思乱想。

理所当然又毫无道理地,他想起王杰希。

他们在一起已经是第三年,算上暧昧不清互相试探的时间还要长;然而这期间他们真正朝夕相伴的时间寥寥,今年尤甚,6个月?有吗?

联盟飞速发展总要支出些什么做代价,他同样深爱曾经为之奋斗拼搏的荣耀,但同恋人长时间的分离让他不由暗生怨怼;更何况不知何时起他开始隐隐觉得……

乔一帆倏地站起。

已经许久没有如此迫切,就像年少时幼稚而炽烈燃烧的渴望,他要联系他,即使见不到也想要听见他的声音,真实的,可以确认的。

再熟悉不过的号码,曾经时间心思都充足时他翻来覆去背下来,也曾玩心大起用陌生号码给他发信息,就像女孩子们喜欢玩的蒙住眼问猜猜我是谁;恋爱不只是盲目的,清醒再看时大多也是愚蠢的,只是彼此都蠢在一条水平线上时也就没谁顾得上笑话谁了。

乔一帆此刻并不确定王杰希顾不顾的上同他一起犯蠢;他就像个刚恋爱的毛头小子那么一瞬间整个人整颗心想得全是他,占得满满的;我不打扰他如果他忙我就只说几句话,他有些混乱地想着,手心因为莫名紧张竟渗出点汗意,我只是想说我想他,很想……

“嘀——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汗忽而凉了,黏腻在手中,带着秋冬阴冷的缠绵。

王杰希简讯来得很快,不过是一秒前后:怎么了?我这马上还有个会,不大方便接电话。

乔一帆只得无奈笑笑:没事,你快去忙吧。

那你好好工作,忙完我给你回电话。

……

手指悬在「回信」上,几秒后,乔一帆还是按灭屏幕,出了茶水间。

 

 

 

再接到王杰希电话时是正午,晚上睡不好的最困顿的时候;乔一帆才和同事订完外卖,听见铃声还以为是店家,随手接起喂了声后听见句“一帆”差点打了手机。看看来电显示,乔一帆跟同事打个招呼后就闪进了楼梯间:“杰希?怎么了?

那边王杰希笑了出来,声线沙哑,显而易见的疲惫:“刚才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

“……”乔一帆哑然。近三个小时前的事了,那点别扭心思早羞于再提;他看看时间忽然意识到什么:“你那边半夜了吧?怎么还不睡?”“才陪喻主席开完会……”越洋电话模糊了气音,却仍然足够这声线显得慵懒得性感,“刚回酒店房间……”“压榨劳动力啊。”乔一帆无奈,“每天都睡这么晚……”“一帆,……”

喷吐在话筒上的叹息发出嗡鸣,像在就将全熄的火苗给了恰到好处的一吹气,愚蠢疯癫而忽然无法克制的想念自此脱缰一路燎原;王杰希再开口时低哑的声音几乎模糊在杂音中,又或是不敢置信,乔一帆问:“你说什么?”

“周围有人吗?”王杰希哑声道,“一帆,来做吧。”

 

 

http://ww1.sinaimg.cn/mw690/006gfL31jw1f0751wpuzbj30c826pgv9.jpg

我决定和LOFTER死扛到底。哼。

评论

热度(22)